第三十二章

    思靓有些尴尬,干笑了一下说:“这样啊。”

    我没有再出声。

    喜宴正在热闹地进行,可是我的周围却仿佛一片寂静,明明大家都在说话,我却觉得那么遥远,安静得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叶容带着一丝亲昵问庄序:“你怎么过来了,不要陪着老大他们敬酒吗?”

    思靓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庄序,庄序却好像没听到似的,静静地喝了口酒,一言不发。

    酒桌上安静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思靓接口:“我看他们亲戚挺能喝的,大概用不着庄序了吧。对了,庄序,卓辉说前几天在荣资大厦那边看见你了。”

    卓辉应声说:“是啊,昨天忘记问你了,上周你是不是去过荣资大厦?我过去办事,看着一个人挺像你的,想叫来着,一眨眼就看不见人了,是你吧?你怎么跑那去了?”

    “我现在在那里工作。”

    清冷的声音响起,那么近的距离,就仿佛响在我的胸腔。

    卓辉吃了一惊:“你什么时候换工作了?”

    “你……”叶容跟他同时脱口而出,随即紧紧抿住了嘴。

    “一个月前。”

    “你口风很紧啊,换了公司也不说,不过A行已经很强了,你跳槽到哪里去了?”

    “还是A行,换了部门。”

    “什么部门?”另一个同学追问。

    “投资银行部。”

    同学们一下子怔住了,看着他的表情都有些震惊。

    像A行这种外资全能银行,旗下还分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商业银行经营传统的存贷业务,之前庄序会到我们公司来,应该是在商业银行里做贷款方面的。投资银行则是完全不同的业务类型,做IPO或者并购重组等等。

    这种世界顶尖银行,商业银行就很难进了,更别说他们的投资银行了,不是极优秀的人才根本进不去,他居然半年就跳到A行的投资银行……

    不过,如果在投行部的话,要经常应酬客户的吧,庄序的性格合适么?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冒出来,就被我狠狠地按了下去。这关我什么事呢,我想这些未免也太可笑了。而且,庄序虽然骄傲清高,人缘却一直是非常好,以前在学校从老师到同学都很喜欢他,就连姜锐都对他非常服气。他在其他人面前,也并不像对我这样不假辞色。

    他孤高冷淡的一面大概全部免费送给了我吧……

    卓辉犹在咋舌:“我知道你专业厉害又拼命,早晚出头,不过这跨越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投行部的话,月薪起码翻倍?听说年终奖都是六位数啊。按你这速度,几年之内年薪百万也不稀奇。”

    “这算什么。”庄序的语气带着淡淡的嘲讽。

    我忍不住偏了偏目光。

    竟正好与他的目光相接。

    我愣了一下,忽然就想起了毕业前,得知他去A行后,他看我的眼神……

    好像想知道我会有什么反应似的。

    只是如今更加的深幽,仿佛隔了一层冰霜。

    满桌的人只有小凤不太关心这边的话题,她正在追问林屿森关于我们的“恋爱史”。

    “原来你跟西瓜是办公室恋情啊!你是西瓜上司的话,也跟我们差不多专业吧?MBA吗?”

    “不是。”林屿森的回答慢了一拍,语调也沉了下去,“我学医。”

    “什么?这差别很大啊,那你怎么不做医生?”

    她怎么这么八卦啊!我急忙扭头打断了她。

    “你问这么多干嘛?”

    小凤“矮油”了一声,“问问都不可以,占有欲要不要这么大啊,西瓜我以前都没发现你这么会吃醋。我就是奇怪学医怎么不做医生嘛。”

    她还说!

    我瞪了她一眼。“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没见过全才啊。”

    林屿森一下子失笑了,“她是没见过你这么自吹自擂的。”然后安抚似的对我说:“没关系。”

    哪里没关系,明明平时是那么不动声色的人,可是刚刚语气中的失落,连我都听出来了。

    我岔开话题:“鱼羹味道蛮不错的,你喝了没?”

    他看着我,嘴角微微弯了一下,“还没。”

    他似乎毫无动手的意向,我于是自发地转过桌上的转盘,盛了一碗鱼羹给他,然后又盛了一碗给小凤,顺手再给自己也盛了一碗。

    我放下汤勺,顿了一下,尽量自然地转回身,低下头开始喝汤,无可避免地在余光中看见了庄序。

    他正好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饭桌上话题还在继续,主要是几个男同学在聊。

    “你去投行也挺合适,反正本来你就是一周80个小时的工作节奏,不像我,都是混混的。”

    “你也知道你混。”思靓已经好一阵没说话了,开口就是埋怨卓辉,她看着庄序,眼神有点复杂,“真没想到你发展这么快,很快就能在上海买房了吧。”

    小凤一边喝汤一边含糊不清地说:“你们家卓辉不是一来上海家里就给买房了嘛,等拿到房你们也要结婚了吧?”

    卓辉嘿嘿地笑,思靓没有声音,转头和忽然沉默起来的叶容说话去了。

    另一个男同学□来:“对了庄序,最近我买了两支股票,你有空帮我看看?你可别像大学时候那么不讲义气了,我可听说了,大四那会你买了支股票,隔天就是一个涨停板。”

    卓辉附和:“是啊,可惜他立刻就拿出来了。”

    庄序低着头给自己倒酒:“现在的工作不能做这些投资,我的账户早就注销了。”

    “话是这么说,不过给点意见……”

    他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一阵喧闹声中,新娘新郎端着酒杯过来敬酒了。

    新郎一上来就告饶:“谢谢大家赏脸,都是兄弟,我就不一个个来了,大家一起敬了啊。”

    看他已经喝得满脸通红,大家也没什么异议,一起站了起来,恭喜了几句便拿起了酒杯。

    盛满酒液的玻璃杯在空中相碰。

    不知道怎么的,庄序的酒杯好像没拿稳,一碰之下,竟然朝着我倒了,我闪避不及,里面的红酒全部撒在了我白色的毛衣袖子上,迅速地蔓延开一大片。

    思靓“啊”了一声,大家都停下了动作。

    “抱歉。”庄序侧身看向我,嘴里说着抱歉的话,表情却连敷衍都称不上,看着我的目光中充满了冷意。

    “……没关系。”我接过林屿森递过来的纸巾,潦草地擦了几下。

    老大问:“西瓜,没事吧?”

    “没事。”我拿起杯子,重新敬了一下他们:“百年好合。”

    “不好意思,刚刚酒杯没拿稳,我自罚三杯。”庄序也转回去,向新郎新娘道歉,然后拿过红酒瓶,倒了满满的一杯酒,仰头喝了下去。

    接着低头再度倒满,又是一杯。

    然后是第三杯。

    他三杯喝完,大家才惊醒似的,纷纷干掉了酒杯中的酒。

    林屿森笑了一下,慢慢地喝完。

    “……谢谢谢谢,大家慢慢吃啊。”新郎招呼了一声,带着新娘往下一桌走去。

    我又拿了张纸巾擦了下手,还是有点黏黏的,“我去下洗手间。”

    我对林屿森说。

    他没有回答。

    一时间周围安静得有些异样。坐着还不觉得,此时站在两个同样高大的男人中间,忽然就感觉到一种奇怪的压迫感。

    我抬起头,林屿森才把目光落回我身上,慢慢地说:“去吧。”

    水哗啦啦地从指缝间流过。

    外面喜宴的声音若有似无地传来,我抬头看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玩得太晚的关系,忽然就觉得有些累……

    其实差不多可以回去了吧,虽然早了点,但是用要回苏州路比较远做借口,好像也说得过去。

    嗯,回去就跟老大告辞。

    我打定主意,关上了水龙头,走出了洗手间。

    回宴会厅要经过长长的走廊,我低头慢慢地往回走,心里空茫茫的,直到一双黑色的皮鞋突兀地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抬起头。

    婚宴上那个英俊的伴郎先生,就站在我面前。

    他怎么会在这里?也要去洗手间?

    我该打招呼吗?还是一句话不说就走?

    我没想到他会先开口。

    “你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脚步迟疑地停住,过了好几秒,我说:“还是原来的。”

    “我也是原来的。”他望着我,目光沉冷。

    “记得把银行账号发给我。”

    果然……他这是要赔我衣服的钱?

    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意外。

    “……不用了。”

    “也是。”他点点头,语气中带着点轻嘲,“还没恭喜你,门当户对。”

    你和叶容才是真正的门当户对吧。

    “你也是,恭喜。”

    一阵沉默。

    我抬起步子,正想走开,他却忽然嗤笑了一声。

    “聂曦光,你刚刚为什么那样看着我?”他抬眼看着我,眼底充满了讥诮,“三心二意?还是对我旧情难忘?”

    我一下子难堪得不行。

    他想证明什么?证明我还对他不死心,还是喜欢着他?

    是啊……

    我是!

    我抬起头,强迫自己毫不退缩地直视他的眼睛,“昨天叶容向我道歉,我很惊讶,我以为她一辈子都会假装没发生过那件事,死不认错。不过既然她道歉了,我想起我还欠她一个答案。”

    我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那时候她问我,‘你难道不喜欢庄序了?’,我想我现在可以回答她。”

    “不喜欢了。”我一字一顿地说。

    “请你转告她,请她放心,别人的幸福,我看不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顾漫作品 (http://gu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