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我本来准备得好好的,一号和二号那两场婚宴各穿什么衣服,结果人算不如天算,三十一号晚上居然降温了,还一下子降了十度,眨眼就进入了寒冬。

    这下我就苦恼了。

    我大部分的衣服都在无锡家里,苏州这边的衣服,适合现在这个天气的……居然……只有……工作服……

    如果去买的话……

    我看了下时间,今天起晚了,现在已经十二点半,林屿森两点就来接我,根本来不及啊。

    我在风度和温度中挣扎了好长时间,最后毅然地选择了温度,两点准时出现在了公司门口。

    路边停着林屿森的车,他大概已经等了我一会。看见我,他打开车门下了车,然后就皱了下眉。

    我连忙解释:“不会穿着去婚礼的,下车的时候我就脱掉,就现在披一下挡挡冷风。”

    他又看了我好几秒,终于含蓄地开口了:“聂曦光,我第一次带女伴参加朋友的婚礼。”

    “呃?”

    “所以,能不能请你不要给我一种,你陪我加班的感觉?”

    我无奈地解释,“我也没办法啊,我这边没厚衣服了,买的话时间也不够了啊。”

    他上下打量我,“上车,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

    “我以前有个病人就在苏州,她代理了一些服装品牌,我带你过去看看。”

    这么大阵仗?

    我迟疑地说,“真的有这个必要吗?”

    他一边翻电话簿一边随意地回答我:“嗯,我比较爱面子。”

    “……”我只能默然了。

    林屿森的前病人是一位非常热情爽朗的中年女子,自称王姐,我们到的时候,她已经等在了店门口,一下车,她就热情地迎了上来:“林医生啊,真是稀客稀客。”

    说着看向我,“这位是林医生的女朋友?哎呀真不错,我以前住院的时候还想,将来哪个小姑娘那么好运气能当林医生的女朋友哦。”

    我刚想开口否认,但是她实在太风风火火,我话还没出口呢,她已经跑远说去给我拿目录什么的了。

    我有点汗,尴尬地看着林屿森说:“她好像误会了。”

    林屿森很淡定:“没事,误会了能打折。”

    ……这句话太强大了!我一瞬间居然觉得,好像让人家这么误会也不错?

    但是我仅存的节操还在微弱地提醒我:“这样不太好吧……”

    “你以为我说我带员工来买衣服,就很好?”

    “……”

    好吧……

    反正现在也已经过了解释的时机,我总不能冲上去说我不是林屿森的女朋友吧,那多尴尬,反正以后估计也不会见面,又能……打折,就算了吧。

    很快,王姐就捧着一叠目录,领着一位年轻的女子跑回来了。

    “这是Anne,我们店NO.1的店员,眼光特别好,我让她帮你找一些衣服试试,这里还有我代理的其他几个牌子的衣服的新款目录,你也看看。”

    “好啊,谢谢。”我接过那些图册。

    Anne围着我转了一圈。

    “这位小姐很好穿衣服呢,各种风格都可以试试,你平时更喜欢穿什么样的衣服呢?”

    “简单舒服点的。”

    “哦,那这些怎么样?”她刷刷地翻了几页图给我看,“或者你要不要试试别的风格,像这样的甜美风?”

    我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好啊。”

    她迅速地拿了一堆衣服让我试。

    不得不说人家就是术业有专攻,我试了几套衣服,居然都觉得不错。考虑到自己也好久没买衣服了,索性全部要了下来。

    “参加婚宴的话,我建议聂小姐穿这件哦,有点正式又不会太正式,很清新甜蜜。我们还有配套的发饰,我帮你弄下头发?”

    她跃跃欲试的样子实在让人难以拒绝,于是一会功夫,我头上已经换了个发型,有点小蓬松的发髻,斜斜地配了个小发夹。

    除了参加干妈的宴会,我已经好久没这么隆重过了,忽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忍不住想扭头去看林屿森,问问他达到他的面子标准没有。

    不过这种打扮好了给他看的感觉怎么这么奇怪……

    于是我迅速地180度大转弯,扭头对Anne说:“Anne,谢谢你,这些衣服我都很喜欢,一起结下帐吧。”

    Anne满面笑容地回答我:“刚刚你试衣服的时候,林先生已经付过了。”

    那位林先生无事可做,正在看杂志,等我惊讶地转头看向他,他才从容地抬眼,很矜持地朝我点了下头。

    我的思绪一瞬间中断了那么一下下,不是觉得他买单我被冒犯了啥的,而是因为他刚刚那姿态那动作,实在是太有腔调了。

    好一阵子,我才从闪瞎狗眼的状态中解除,我走过去,有些不自在地问:“你付过了?你怎么知道我要买这些?”

    “我看着都不错。”他合上杂志,无比自然地说。

    “……”

    到底是谁买衣服啊。

    这时王姐拿着银行卡回来了,硬要还给林屿森:“Anne不懂事才收你的卡,林医生带女朋友来买衣服,我怎么能收钱,你对我可是有救命之恩的。”

    林屿森笑笑说:“我以后还会带她来拿衣服,你不收钱,我下次怎么来。”

    他看向我。

    我眨了下眼,立刻附和:“对啊对啊,让他付吧。”

    王姐这才勉为其难地刷卡结账。

    提着袋子走出了店门,一出门,还没等我开口,林屿森就把手里的单子递给了我。

    “账单。”

    “刚刚我配合的好吧?回去还你钱哦。”我一边沾沾自喜,一边接过账单看了一眼,顿时凝固了,“……三、三折?”

    我立马站住了脚步。

    “等一下,我刚刚看见另一套也不错,我要回去买……”

    林屿森一把拽住了我的手臂,头痛地说:“聂小姐,婚宴快来不及了。”

    我们差点就迟到了。到酒店的时候,新郎新娘都在做入场准备了。

    站在宴会厅门口的新娘子看到我们,立刻拖着裙子走了过来,抱怨说:“林医生,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咦,这位小姐是?”

    她望着我,脸上露出好奇又八卦的神情。

    呃,她不认识我?不是说她请我来的吗?我狐疑地看向林屿森。

    林屿森笑了笑:“她就是被你吓得从楼上掉下来的那个,你不是让我带她来的吗?”

    “啊…………对对对!”新娘叫了一声,一迭声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忙得都忘记了!上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有恐高症,看见人家站在高处都害怕啦。刚刚没认出你不好意思啊,上次吓死了,屿森挡着我也没多看你,你知道的,当时屿森简直太可怕了……”

    她拉着我足足说了有三分钟,语速快得几乎没标点符号,完了介绍了新郎给我认识,新郎是个有点憨态的大块头,非常诚恳地又向我道歉了一次。

    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幸好旁边的司仪催促他们做入场准备,她才停了下来。我和林屿森正要往宴会厅里走,新娘又叫住了他。

    “屿森,我把老师也请来了,他一直很担心你。你既然带曦光过来了,就带去让他看看吧,也好让他放放心。”

    呃,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

    我站住脚步。

    “等下,刚刚你同学不会误会了吧?她是不是觉得……”

    林屿森仿佛被我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停下脚步看我:“觉得什么?”

    “就跟刚刚买衣服那样……”

    林屿森做出沉吟的样子:“其实误会一下也没什么,这么多年没女朋友,我走出来也有点没面子,在下一表人才,其实你也不吃亏……”

    你到底有多爱面子啊!还一表人才,我差点笑出来,努力绷住脸说:“不行!现在又不能打折!”

    “真的不行?”他追问了一句。

    我坚决地摇头。

    “好。”他很干脆地没再问我,微微笑着看了我一眼。

    我猛然有种落入陷阱的感觉……然而一时又想不通为什么我拒绝了,还会有这种感觉。

    方医生也来了,我们一走进宴会厅他就朝我们挥手。不过林屿森并没有直接去他那,而是去了主桌,在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身后站住了脚步。

    “老师。”

    老人回过身来,有点惊喜地看着我们:“是屿森啊!你过来了。”

    “嗯,我过来了。”

    老人颤巍巍地想要站起来,被林屿森拦住了,林屿森蹲下高大的身躯,关切地问:“老师你最近身体怎么样,空腹血糖多少?”

    老人挥挥手:“我也是医生,还是你老师,用得着你操心这个?”说着他看向我,欣慰地问:“这是你的女朋友?挺好挺好。”

    林屿森顿了一下说:“不是。”

    我松了一口气,林副总你果然还是有节操的!可是看老人一脸失望的样子,竟然有些不忍。

    林屿森和他的老师,看来感情很好呢。

    然后我就听到林屿森柔声地对老人说:“我还在追。”

    老人的神色瞬间从失望恢复到了欣喜,一脸高兴地打量着我。我被林屿森吓了一跳,心头一颤,惊诧地看向他。

    他也看着我,用之前在服装店里,那种示意我配合的眼神。

    我看着老人满头银丝,颤颤巍巍的样子,不由自主地就点了下头,“嗯。”

    点了头我才反应过来,他又没说我是他女朋友,只是骗老人说“在追”,这也需要我承认吗?

    不过我的承认显然让老人更高兴了,他一副老怀大慰地样子,连声说:“好好好,有目标就好,老师就怕你像之前那样。屿森啊,你不能拿手术刀了,可是人生中并不是只有手术刀,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

    老人的话非常普通,可是那浓浓的爱护之情,再联想到林屿森的遭遇,却让我眼眶一热。

    林屿森点头说:“老师,我会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顾漫作品 (http://gu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