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我觉得各种古怪。

    比如说,现在待在我病房里聊天的几位医生。方医生,我的主治医生,坐在沙发扶手上。袁医生,挺漂亮的一个女医生,端庄地坐在沙发上。秦医生,略年长的一个男医生,翘腿坐在沙发的另一侧。

    林医生……我们副总,随意地靠在窗台上,拿着片子正在看……

    他们在很认真地讨论着手术方案……

    但是为什么是在我的病房里?

    “嗯,斜坡占位性病变很明确……”

    我从来没见过林屿森这个样子。

    目光定在片子上,心无旁骛地投入着,微微沉思的样子,仿佛除了眼前的病例,再没有其他重要的东西。

    无论是陈述时流露出的专注和自信,还是交谈时眉宇间跳动的神采,一切都让人觉得那么的陌生。他甚至连穿着都随意起来,很多时候就一件毛衣,一点都不像在公司里那么正式……

    他好像真的很喜欢当医生。

    他们谈得那么投入,我这个无所事事的人看着他们,一时竟然也忘记了收回目光,林屿森正在说着什么枕下什么路,却忽然一顿,朝我看了过来。

    连同那几个医生也一起朝我看来。

    我一窘,朝他们尴尬地笑了一下,默默地扭回了头。

    然后就听到方医生一声窃笑。

    林屿森站直了身体,“差不多了,大家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好啊好啊。”医生们一起赞同。

    林屿森收起了资料,看向了方医生。

    方医生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哎哟,最近接到的任务可真多。”他笑眯眯地站起来,走到我病床前,“吃饭喽,我们的病人也一起去吧!”

    “啊?”

    我不由看向了林屿森,他与我眼光一碰,便垂下了眼睛,低头看腕表。

    ……

    当病人,当到和医生们一起吃饭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觉得这群医生都这么神奇呢……

    “所以,你每天吃的饭都是林副总家里保姆送来的?不然就跟林副总或者方医生他们一起去吃?”

    “……是啊,陈阿姨说是送给林副总,他在这边有事嘛,顺便带我一份。”

    “你觉得这科学吗?”

    “……”

    殷洁抚着下巴说:“曦光啊,你真的没觉得,林副总可能对你有意思?”

    “……你能用大脑思考么?”

    如果真像她说的那样,那林屿森的感情回路也太奇怪了吧,他怎么就能从讨厌我,一下子就过渡到喜欢我呢?

    “好像他在这里跟医生讨论一个满难的手术……另外可能他觉得我掉下来,他也有点责任吧?而且不是他送饭啦。是陈阿姨每天送饭来,他也会顺便来看我一下,很快就走了,如果不走的话……”

    殷洁闪闪发光地看着我,一副深挖八卦的样子,可惜她注定要失望了。

    “那就是和一群医生在这里讨论他们的医学问题或者医学圈八卦!”

    殷洁眩晕状:“在这里?”

    点头。

    “那你听得懂吗?”

    “……所以我叫你带游戏机来给我啊!”

    “副总的年假真是过得超凡脱俗!”殷洁感慨,“他是不是工作狂啊,平时在公司加班那么猛就算了,放个假还来医院。”

    我猛烈赞同,顺便散播小道消息:“方医生说他以前就很可怕,念书的时候简直不是人,去医院了更不是人,十几个小时的手术做完都跟没事人一样……”

    我吧啦吧啦说了一堆,殷洁听得兴致勃勃,“你的主治医生跟你说了很多林副总的八卦啊。”

    仔细一想,还真的说了好多,吃饭的时候经常别人在很正常的交流专业,他拉着我胡扯。我下结论:“他好像有点话唠。”

    “想不出副总当医生是什么样子……”殷洁想了半天放弃了,“那曦光你和副总关系应该变好点了吧?机会难得啊曦光,你可别一直这么犟了。”

    “……还好吧,吃人嘴软……也会很正常的聊几句……”

    “嗯,我觉得他对你的态度也跟以前蛮不同的了。”

    关于林屿森的态度变化,我忽然想起他那天早上说的话,不由问殷洁,“殷洁,我是不是哭起来挺可怕的?”

    “……”

    “……要不就是特别的……楚楚可怜?”我自己说着也寒了一下。

    “……”殷洁显然也忍无可忍了,“我还没见你哭过,来,我掐一把试试?”

    殷洁留下游戏机走了。

    有了游戏机,我住院的日子终于不那么无聊了,每天玩得不亦乐乎。有次林屿森来的时候,我正在通关的紧要关头,招呼了他几句,就继续投入在游戏中了。

    等我的大脑从游戏中清醒,他竟然已经走了。我顿时感觉很不好受,每天吃人家的饭,人家来看我,我居然沉迷于游戏,这多没礼貌啊,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大半天,忍不住给他发了消息道歉。

    “对不起,刚刚我玩游戏正好通关,太入迷了。”

    等发了出去,我忽然意识到,这样说好像也没什么礼貌啊。还好他很快回复了,看上去并没有生气的样子。

    “你现在不宜进行这么激烈的脑力活动。”

    “哦。”林医生的感觉又来了。

    一会他又发来了一条。“通关了吗?”

    我迅速地告诉他:“没有。”

    要是知道发个消息会导致这种后果,我是绝对不会发的——第二天早上,林屿森居然带着一堆工作来了,工作是给我的……

    “副总……其实我并不像你这么工作狂,我一点都不想加班……”

    “玩游戏太费神,用工作休息一下。”

    我看着他放在我膝头的一堆资料,默默无语。

    他舒适地脱下了外套扔沙发上,然后说:“游戏机呢?昨天你没通关吧,我帮你?”

    我怔住,忽然觉得,这怎么也不像会发生在我们之间的对话啊。虽然我们这几天关系已经缓和了不少,但似乎还没轻松随意到这种地步吧。

    他似乎也僵住了,好像忽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突地嘴边的笑容一收,我不知道怎么的,下意识地急忙地把游戏机从被窝里掏出来塞给他。

    然后我自己也愣住了。

    他的目光从我脸上慢慢移到我们的手上,慢慢地,把游戏机抓紧在手中。

    安静的病房里。

    我支着小桌子,三心二意地写着年度总结报告,而林屿森则坐在沙发上,低头认真地按着游戏机。

    我觉得他挺不熟练的。

    后来才发现,好像他的左手完全跟不上右手的速度,他大概也意识到这点,又一次通关失败后,他停了下来,默默地看着自己的左手。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一点都不想看下去了,转过头,全心全意地写起报告来。

    没多久他就把游戏机还给我离开了,我看了下他的成绩……有点惨淡。

    我忽然也提不起劲玩游戏了。

    下午的阳光正好,我睡了一觉起来,无聊地溜出了病房。在乏善可陈的医院小花园晃了一圈,正准备回去,一转身,却看到了林屿森。

    他坐在花园的椅子上,正低着头在玩游戏机,旁边居然还有个小朋友在指导他怎么玩。

    这画面怎么看都觉得违和。

    而且他手里的游戏机并不是我的,难道他也去买了一个?

    我好奇地走近了一些。

    绿树掩映中,小朋友稚气的声音隐隐传来。

    “叔叔,别的医生叔叔说你是非常非常厉害的医生,那你会给我爸爸动脑子的手术吗?”

    “不会。”

    “哦。可是你比较帅唉!”

    “……”

    我感受到林屿森无言的情绪,有些忍俊不禁,然而笑意还没泛起,就听林屿森说:“叔叔连游戏都打不好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顾漫作品 (http://gu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