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早餐是殷洁和羽华带来的。

    “我们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林副总站在楼下,他让我们把粥带上来的……好像是他家保姆熬了送来的。”羽华一边说,一边打开了保温桶。

    殷洁则在病房里乱串。

    她发现我没什么事后,已经迅速地从忏悔中解脱了出来,兴奋地在房间里看来看去。

    “哇,曦光,你住单人间唉,林副总好大手笔。”

    羽华比她贤妻良母多了,坐在病床旁边看着我喝粥,一边担心医药费的问题:“这种单间,我们的医保好像不给报销吧?”

    “哎呀,你担心什么啊,林副总昨天把钱都付了。”殷洁一脸无所谓,“要不是他那个女的朋友大喊大叫,曦光也不会吓的掉下去啊,不过曦光,你可别怪林副总哦。”

    羽华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是女的朋友,不是女朋友?”

    殷洁不以为然地说:“昨天你没看见啦,林副总疾言厉色的好吓人,其实曦光掉下来,那个女的估计也吓到了,如果是他女朋友,林副总总要安慰下她吧,结果完全没有啊。我听着好像是以前的同学吧。”

    殷洁趴到我床前,挺认真地说:“曦光,以后你别说林副总对你不好啦,昨天送你到医院,所有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做的。话说他不愧是做过医生的,好厉害,救护车来之前他给你做急救啊检查什么的,真的帅呆了唉。后来医院里有个实习生动作毛糙些都被他训了,还让别人早点转行,不要做医生了,免得害人害己,哎呀,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凶,我都吓呆了。”

    我也听呆了。

    “哦对了,你还吐了人家一身。”

    ……

    这回我直接傻了。

    脑海里好像又有点印象,好像是有一回我被他叫醒,直接就扑他身上吐了?

    “人家还得扶着你让你吐他身上,不然你就掉下去了,对了,他的手不知道是不是受伤了,他是单手接你的哎……曦光啊,林副总当时冲过去都跪倒了……”

    吃完早饭我就把殷洁她们赶回去上班了,我现在已经没什么问题,脚上虽然有些划伤,行走有些不便,但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实在没必要让她们翘班陪我。

    我想起林屿森。

    虽然要不是他朋友那声惨叫,我根本不会跌下来,但是之后却都是他一直在照顾我,即使态度……不太友善又那么奇怪,但是似乎还是应该感谢他一下?

    我犹豫了一下,翻出了他的手机号码。

    出于工作需要,他的手机号码我一直都是有的,但是从来没用过。我为短信内容纠结了半天,发了个简短的过去。

    “昨天谢谢你。”

    很久没有回复。

    我想了一想,可能他都不知道这个号码是谁,正想补发一个短信说明一下,回复却已经过来了,十分的礼貌客套:“不客气。”

    礼尚往来完毕,我放下手机,看看才八点不到,就安心地补了个眠。

    小睡一觉醒来,枕边的手机不停地在闪烁,拿过来,有未读短信,一打开,居然是林屿森的。

    “你现在怎么样?”

    我看了一下时间,居然是半个多小时前发的,赶紧回复他:“感觉没什么问题了。”

    很快短信便回过来。“一会我去看看。”

    啊?

    我握着手机纠结了半天,还没决定怎么回复,就听到敲门声响起,随即林屿森便推门而入。

    我有些傻地看着他。

    “正好走到楼下。”他站在门口说。

    “哦。”

    他停了一下,才走进来,我想坐起身,却被他拦住,“躺下吧,你最好多卧床休息。”

    “感觉没事了。”我还是坐起来了点,抱着被子,“那个,对不起,听殷洁说我昨天吐了你一身。”

    “做医生,这些习惯了。”

    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又恢复了平时的干净挺拔,我还蛮难想象他习惯被病人吐一身的样子……我又想起他的手,“那你的手,殷洁说你的手好像受伤了……”

    “没事。”他简略地回答了两个字。

    病房里沉默了下来。

    他望着我,忽然问:“聂曦光,如果我把之前的一切都忘记,你呢?之前我那样对你,也一笔勾销?”

    这是……要和解?

    我迅速地在心里算了一下,之前他各种叫我加班,但是我好像用精神力(?)让他车祸了……后来他朋友害我跌下楼,他被我吐了一身……好像扯平了?

    我仔细算了两遍后,大方地说:“我从来不记恨的。”

    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点点头:“那就好。”

    可是……

    “你为什么忽然……”就要和解什么的?

    “我怕你……我最怕生病的人哭。”他硬生生地转了个弯。

    我愣愣地看着他,心想他前面半句不会是想说他怕我哭吧?虽然刹住了……想起自己昨天哭得稀里哗啦的样子,我脸上顿时一阵火辣辣的,无比后悔问了他这个问题。

    幸好这时候一群白大褂推门而入。

    查房时间到了。

    走在第一个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医生,他一进门就笑弯了眼。

    “哎呀,林医生,您怎么还在这里?昨天一晚没睡今天体力还这么充沛,不愧是当年咱们医学院第一禽兽啊。”

    “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他对着身后的医生们说,“我大学和留学时候的双重师弟,林屿森林医生。”

    “我知道林医生!拜读过你发表的关于脑干肿瘤的论文。”他身后一个女医生惊喜地朝林屿森伸出了手,“可惜上次我去你们医院进修的时候却听说你已经离职了,不知道林医生现在在哪里高就?”

    林屿森也伸出手,但相对人家的热情就显得分外矜持,“我已经不再从医。”

    女医生很震惊:“这、这怎么会?”

    林屿森简短地说:“人各有志。”

    “OK,OK!叙旧以后再说吧。”年轻的医生打断了他们,转向了我:“我们林医生的女朋友是吧?今天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同事。”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林屿森淡淡地说。

    “哦,哈哈哈,弄错了,来认识一下,聂曦光是吗?我姓方,是你的主治医生。”方医生问了我几个问题,翻了下病历和拍的片子,“不错啊,很幸运,没什么问题……”

    “之前有呕吐和短暂的意识丧失。虽然片子上没什么问题,不过最好还是留院观察一下,48小时复查CT。”说话的是林屿森,他从方医生手里拿过片子,看了一眼说。

    “哦,那当然最好。”主治医生看着我,笑眯眯地说,“毕竟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还是住院观察几天保险一点。”

    我点点头,问这个怎么看都有点不靠谱的医生:“那我要住几天呢?”

    “两周吧。”

    主治医生毫不费力地说,然后扭头问林屿森:“怎么样?”

    林屿森神色不动地还给他片子:“你是主治医生。”

    “哦,是吗?那……”

    “不要占用资源。”

    “放心,这病房经常空着。”

    方医生在我的病历上写了几笔,然后抬头朝我眨了眨眼。

    ……我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

    医生们来去如风地走了,病房里又重新安静了下来。我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林屿森,林屿森立刻点点头说:“我改天再过来。”

    然后手插口袋,也走了。

    留下我在深深地思索,为什么明明我都快活蹦乱跳了,还要住院两周呢?

    我以为林屿森说的改天再过来,不过是客套话,所以在隔天早上看到他的时候,真的吓了一跳。大概我的惊讶实在太明显,他的神情有一刹那的不自然。

    不过他很快就神色自若起来,“你的主治医生是我的老同学,他们有一个手术,是我比较擅长的领域。所以邀请我讨论一下手术方案……顺便过来看看你。”

    “哦……这样,那你不要上班吗?”

    “我昨天加班到三点。”

    “呃?”

    “然后请了年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顾漫作品 (http://gu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