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我在宿舍里整整睡了一天。

    到了晚上反而睡不着了,辗转了好久,索性爬起来玩了一晚上掌上游戏。周一早上,我精神萎靡地上班去了。走在路上还想到,林屿森看见我这副样子,说不定又要冷嘲热讽几句,谁知道才走进办公室,就听到一个可怕的消息。

    “林副总好像出车祸了。”

    不是吧?我瞬间困意全消,想起我在庙里许的愿……难道……

    我一把抓住传播消息的蒋娅,紧张地问:“他没事吧?”

    蒋娅狐疑地看了我一眼,语气立刻酸了起来:“聂曦光,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倒看不出你这么关心林副总啊?”

    说完她扭身就走了,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给我。

    还好很快就召开了部门会议,主持会议的是平时不太管实务的总经理张总。张总宣布了林副总车祸,万幸问题不大,但也需要静养数周的消息。

    “这个月林总的工作由我接手,但是最近厂区扩建的事情,有时候还是需要他看一看给出意见,所以需要一个人去林副总家里接送文件,也不会太频繁的去,一周一两次吧,你们谁愿意?”

    张总环视我们,我在其他人蠢蠢欲动的时候抢先站了起来:“张总,我去。”

    大家纷纷侧目,我咳嗽了一下,解释:“首先当然是因为扩建的事我一直在跟进,然后大家都知道,林副总对我印象很不好。”

    估计想到了平时的情况,部分同事的目光稍微和善了一点。

    我继续陈述:“所以我想争取这次机会,改善一下林副总对我的印象。”

    顺便救赎一下我内心的罪恶感啊~~~关键是这个。

    我目光闪闪地看着张总,张总大概被我热烈的目光闪到了,立刻就拍了板:“就你去。”

    于是隔天下午,我就抱着一叠文件奔去了林副总的家。开门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阿姨,她大概知道公司会有人来,极为客气。

    “阿姨您好,请问是林屿森先生的家吗?”

    “是的是的,林先生公司的吧,他在书房等着呢,快请进。”

    我换了拖鞋,抱着文件跟着她走向林屿森的书房。然而在书房门前,我却怯场了,忽然产生了一种罪犯去见被害人的感觉。

    我拉住阿姨:“阿姨,林副总怎么样,有没有事啊?医生怎么说?”

    “没事没事,问题不大的,就是有点引起旧伤复发啦!静养就好,现在最好不要多走路喽,也不好站太久。”

    都不能走路了?

    我真的不知道我许愿这么灵的,说消失就消失,还这么惨烈……前几天我对林屿森还是满心的恼怒,现在却只剩下了心虚。

    我踟蹰地问阿姨:“……那我会不会不方便进去?要不你帮我把文件递给副总?”

    阿姨说:“哎,我去问问林先生啊,小姑娘你等等。”

    她正要敲门,就听里传来林副总低沉的声音,“谁在外面?”

    “林先生,是你公司的员工啊,一个蛮灵的小姑娘,给你送文件来的,你看她方不方便进去啊,还是我拿给你撒。”

    书房里静了静。

    “让她进来。”

    我推开书房的门,第一眼,就急切地往林屿森身上看去。

    他果然坐在椅子上。

    书房的落地窗前光线正好,他穿着浅灰色的毛衣,膝盖上盖着薄薄的毯子,正低头看着手中的杂志。

    虽然他从头到脚看不出一丝狼狈和不妥,可是我却怎么看都觉得他是一副不良于行的样子。

    “林副总。”我有些紧张地走到他跟前,把文件递给他。

    他迎上我的目光。

    “是你?”

    我心虚地说:“嗯,其他人都没空。”

    我总不能说我是来看看他被我诅咒的程度吧,只好胡乱找了个这样没有说服力的理由。他看我的目光有着研判,我做贼心虚,赶紧低头。

    他合上了手中的杂志放在一边,接过文件,吩咐在一旁的保姆:“陈阿姨,带她到客厅坐坐。”

    这一坐就坐了一个多小时,我差点在沙发里睡着了,后来不得不拿出手机来,玩游戏提神……

    走之前我并没有再见到林屿森,阿姨把批示好的文件拿给了我,然后又给了我一张单子。

    “先生说让你把这单子上的合同明天带过来。”

    我愣了一下,不是说一周一两次么,怎么明天还要来?低下头看单子,上面那行恣意而熟悉的行草,正是林屿森的字迹

    第二天下午,我又准时把文件送到了他手上,然后就准备去客厅等着。

    在客厅坐着实在很无聊,可是我悲剧地发现自己出来的匆忙,手机都掉办公室了,游戏都玩不了,于是走出书房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地问了下:“副总,我可以看下客厅的杂志吗?”

    毕竟是别人的东西,我不好乱翻。

    他头也不抬地说:“你看不懂。”

    呃?

    “都是国外的医学期刊。”

    “哦,那我出去等。”我挺羞愧地准备溜走。

    “等等。”

    我看向他。

    “你就在这里。”他表情淡漠地说,“我有些事情要随时问你。”

    ……

    送个文件还带临时抽考的啊……我默默地在沙发上坐下,结果一个多小时过去,他就当我不存在似的,完全没有问我任何问题,直到结束的时候他才开口:“明天下午陈阿姨有事回上海,你自己开门。”

    他把陈阿姨叫进来:“把钥匙给她。”

    “啊?”这什么情况?

    “难道你要我开门?”

    “哦。”

    我有些迟钝地从阿姨手中接过钥匙,感觉十分之怪异,送送文件而已,我怎么忽然就有他家的钥匙了呢?

    走出门我才想起来,我居然明天还要来!就是说,连续三天来他家?

    我都不敢想象同事们的眼神了。

    要不我明天假装请假然后偷偷来他家?不对不对,那不是更让人浮想联翩么。

    还没等我想出个万全之策,去林副总家的时间已经来临了,这次别说蒋娅她们,连殷洁的眼神都明明白白地写着——你跟林副总发展出□了吧?

    好吧,既然大家都这么怀疑了,我也就……不紧张了!

    大大方方地拎着文件去了林屿森的家。

    除了是自己开门的,一切也没什么不同。

    只是好像格外的宁静。

    深秋的午后,林屿森照例在看文件,我照例在沙发上傻坐。目光从窗外的树,到书架上的书,到桌子上的花瓶,最后落在了花瓶边空着的水杯上。

    出于对病人的关怀,我主动问了下:“副总,要我给你倒点水么?”

    他翻文件的动作停滞了一下,然后才慢慢地翻过,却没有说话,就在我以为我多事了的时候,他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我赶紧拿起杯子跑去了厨房,拎了拎热水壶,竟然都是空的。

    我跑到书房门口探头:“副总,可能要等几分钟,开水没有了,我要烧一下。”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复又底下。我抓抓头,当他默认了,又跑回厨房,盯着水壶等水开。

    烧好水,倒好,端到卧室,小心地递到他面前。

    “加了冰箱里的冰块,所以不太烫,现在就可以喝。”

    他却没有接,目光在我手中的杯子上停留了一会,慢慢地移到我的脸上。

    “聂曦光,你为什么觉得内疚?”

    “什、什么?”

    “你脸上藏不住心思。”他淡淡地说,“你第一天来,我就觉得你很内疚,为什么?”

    “我……”

    我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心想我不是故意诅咒你的啊……而且我该怎么回答你啊,说我在庙里诅咒你了,所以你就车祸了?这也不科学啊……

    他并有等我“我”出个所以然。

    “聂曦光,这是我第二次车祸了。”他看着我,声音低缓地说。

    “上次车祸,断送了我的职业生涯。”

    职业生涯?我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他曾经的本职,一个拿手术刀的外科医生。

    外科医生最重要的……

    我的目光不由落在他的手上,他的手非常的漂亮,修长有力,骨节分明,我想象着这双手拿着手术刀的样子,肯定非常的赏心悦目。

    “你的……”我及时住了口,心里一阵惋惜。

    “我的手。”他点点头,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我说:“如果这次车祸能勾起聂小姐什么久远的回忆,那我会感到非常高兴。”

    什么久远的回忆?

    我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你在说什么?”

    他没回答。

    目光却仿佛飞快地结成了冰,他收回了视线,刚刚那种徐缓而低沉的声音,也迅速地转为了冷淡。

    “你可以回去了。”

    隔天我就得到通知,说以后不用给林副总送文件了。我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难道我又得罪他了?

    这位林先生你也太好得罪了吧!

    我抱着脑袋冥思苦想,也没想出自己到底哪句话说错了。

    “完了。”我苦恼地对殷洁说,“等他回来,我又要面临更惨痛的加班炼狱了。”

    然而我这次却预料错了,两周后林屿森回来,简直跟忘了管理部还有我这个人似地,彻底把我闲置了起来。甚至有一次我上班时间上网,他就从我身后经过,都视而不见。

    殷洁恭喜我:“曦光,看来你送了几次文件还是有效的,看,林副总再也不喊你加班了吧。”

    是吗?

    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林屿森对我的态度更差了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顾漫作品 (http://gu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