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在公司门口拦车。主要是殷洁和羽华在拦,我则坐在一旁的花坛上补眠。迷糊间,好像听到了殷洁惊喜的声音:“林副总,你也去上海啊!”

    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一惊,立刻抬起头来,然而已经晚了。

    我已经听到了林屿森那为人称道的和悦嗓音,“嗯,我可以带你们过去。”

    我连忙跟殷洁使眼色让她拒绝,殷洁当没看见就算了,居然还拉起我,把我推向了副驾驶座,“谢谢林副总!曦光你坐前面吧!”

    她大声说了一句,然后低声快速地交待我:“好机会啊,你好好跟林副总打打关系啦,毕竟现在不是上班,大家比较放松。”

    她拉着羽华速度飞快地钻进后座,不容我拒绝,“砰”地一声关上了后座的门。

    我只好坐在前面。

    狭小的空间里,身旁的人存在感强大得让人无法忽视,我真搞不懂他怎么会愿意做司机。松手刹的时候,他的手差点碰到我的衣服,我默默地扯过衣服,往边上移了移。

    他的手顿了下,面无表情地踩下了油门。

    汽车平稳地行驶着,殷洁伸手使劲掐了下我的胳膊,示意我说话,我再度往边上缩了下,不理她。

    林屿森瞥了我们一眼。

    殷洁连忙缩回手,呵呵地假笑了两声。

    林屿森淡淡地问:“你们去哪?”

    “我们要先去静安寺啦,羽华最爱求神拜佛了,说是静安寺求财很灵验的……我想去外滩玩玩,虽然都说是外地人才去的,不过我不就是外地人嘛哈哈~~”

    有殷洁在,气氛总是不会平淡的。林屿森问了一句,殷洁叽叽喳喳地说了一大堆。

    困意再度袭来,我用手掩住嘴,悄悄地打了个哈欠……

    叽叽呱呱叽叽呱呱……

    在殷洁有节奏的聒噪中,我撑不住困意,迷迷糊糊地再度睡着了,隐约听到殷洁在说:“呵呵,曦光最近很累的……听说盘点还要爬上爬下坐升降机什么的,曦光还摔了一跤呢,手上和腿上皮都破了,还被零件砸到了头……”

    等我被羽华摇醒,静安寺已经到了。殷洁和羽华一起向林屿森道谢,我一言不发地下了车。

    站在车边,一不小心对上他的视线,我转头挪开,看眼前金碧辉煌的庙宇。

    林屿森开着车走了,羽华看着远去的车,感动地说:“林副总真是好人,我还以为一进上海他会让我们下车自己打车呢。”

    殷洁毒舌地说:“人家看曦光睡得像猪似的,不好意思赶我们下车吧!”说着又责备我,“多好的机会啊,又不是上班的时候,你就不会好好说几句话缓和下关系啊。”

    我说:“我不用讨好他。”

    殷洁气恼地说:“你怎么这么犟啊!”

    羽华连忙打圆场:“好了,别在庙门口吵架,我们进去了。”

    殷洁气鼓鼓地说:“谁跟她吵架了。”

    我说:“是啊,谁吵架谁是猪。”

    殷洁捶了我两下,忍不住又笑了。

    羽华推着我们一起进庙。殷洁看到门票居然要几十,坚决不肯入内,我无可无不可地跟羽华进去了。

    不过跪在蒲团上,我却犯了难。

    许愿,许什么好呢?

    合掌的一刹那,答案自然浮现了。我脑海中出现的不是爸妈,不是自己,不是那个人,而是——

    林屿森……

    我合上掌,闭上眼睛,衷心地祈祷:让林屿森林副总加速度地消失吧,升职啊调回总部啊什么都行,被外星人抓走也无所谓啊,求他快消失……

    许愿完毕,我觉得也算不虚此行,心情好了不少,羽华也一副明天就会发财的样子,我们离开静安寺,和殷洁一起去了外滩。那边真没什么好玩的,随便逛了逛,就到了吃饭的时间。

    不过吃饭这个事,我和殷洁却有了分歧。

    殷洁一心想去城隍庙:“那边也算上海一景嘛,吃和玩两不耽误!”

    我说:“我们过江吧。”

    “干嘛去浦东啊,城隍庙更近啦,而且正好有小吃节呢,你想啊,满街的好吃的,又不会贵!去城隍庙吧!”

    “哪里没有吃的,而且去那边我请大餐。”

    殷洁顿时虎躯一震:“真的假的?你请大餐?”

    我点头,强调:“大餐。”

    殷洁垂死挣扎:“可是我也想去小吃节。”

    “那里帅哥很多的,而且都是精英哦。”

    殷洁顿时星星眼了,“真的吗?”

    “当然,那边是金融中心嘛,上海最有活力的地方,什么证券公司,银行啊……”我顿了顿,“……反正帅哥遍地走。”

    殷洁果断一个字。“去!”

    我们打车过去的。

    自从我说了帅哥多,出租车一出过江隧道,殷洁就两眼闪闪发光地盯着街上,看了一会,她突发奇想地转过身,“盛远总部好像就在这边啊,你们说林副总会不会现在就在盛远啊,那我们能不能搭他车回去呢?”

    我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对出租车司机说:“师傅,去盛远大厦。”

    殷洁震惊地看着我。

    下了车,羽华拉拉我的袖子:“曦光,你……真的去找林副总啊?”

    “……什么?”我回过神来,“我们就在这附近吃饭吧。”

    附近的大楼里有很多吃饭的地方,选了一家坐下,羽华有点担心地问我:“这里会不会有点贵啊?”

    “加了那么多班都是加班工资,没事的。”我翻着菜单,利索地点了一大桌子菜,殷洁一个劲地给我使眼色,我只当没看见,等服务员走了,她直接叫起来:“曦光,你疯了啊,这么多菜要六七百块钱吧,而且肯定吃不掉啊。”

    “那就多吃一会。”

    我抬头望向窗外,远远的,那个圆弧形的标志,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这段饭足足吃了一个半小时,毫无意外地,大家都吃撑了,殷洁一边让服务员打包,一边摸着肚子说:“我感觉我再也吃不下一粒饭了!”

    羽华问:“接下来我们去哪?”

    我说:“楼下有个咖啡馆,下午茶很有名,我们去坐坐怎么样?”

    殷洁无语了,“我求你了,我们能换个地方么,不要再吃了好吧。”

    “听说那里蛋糕很好吃的。”

    “不行,再好吃我都吃不下了。”

    “……我膝盖痛走不动了。”

    “你怎么这么赖皮啊!”

    殷洁拉着羽华,泪流满面地跟我去喝下午茶了。

    虽然她嘴里说着吃不下,但是漂亮的蛋糕一端上来,她立刻又生龙活虎了,比谁吃得都欢快。

    羽华无奈地提醒她:“你不是最近要减肥吗,就算出来一趟难得,也不用这样吧,前面饿了几天都白费了。”

    殷洁振振有词地说:“就是因为前几天吃太少了我才这样。那种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美食在眼前却不能吃的心情你们懂吗?前面克制住了不吃,但是接下来几天就会越来越想吃,然后就克制不住了呗,越压抑越难以克制啦!唉,索性一直看不见好吃的倒没事了……你们这种没减过肥的人不会懂的!”

    越压抑越难以克制吗?

    “这有什么不懂。”我搅拌了下奶茶,望向窗外。

    “少来,你又不要减肥,你怎么懂。”

    殷洁吃了几块小蛋糕后是真的吃不下了,和我一起往外面看:“曦光,你看了半天了,有看见帅哥吗?我怎么一个都没看见啊。”

    羽华弱弱地说:“前面我就想问你们,今天周六吧……帅哥也不上班啊……”

    我怔住了,忽然觉得浑身都没了力气。

    对啊,今天是周六啊,不是周六的话,我怎么有空来上海……周六的话,人家是不上班的啊……

    我真是加班加到脑残了,竟然连这个都忘记。

    殷洁痛不欲生地说,“我们被曦光忽悠了!曦光你就承认吧,你就是吃货,馋这边的东西对吧。”

    “回去吧。”呆了好久,我说。

    “嗯,时间也差不多了哦。”

    我们一起走出咖啡馆,街道上行人如织。我再一次地抬头,望着那栋大楼那一排排的窗户,怔怔地停下了脚步。

    那么多窗户,他平时,会从哪扇窗户往下望?

    “曦光?”

    “曦光?想什么呢,走啦!”

    我在想什么呢?

    我站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之上,每一分钟都有很多人从我的身边匆匆走过,迎面而来,擦肩而过。我遇见了无数的陌生人,唯独没有他。

    我知道他每天都会经过这里,我知道他就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也许就在隔壁的街道,也许下一个时刻就会站在我现在站的地方。

    可是此时此刻,我遇不到。

    他也永远不会知道,有个人曾在这里,想象着与他相遇。

    殷洁拉了下我的袖子,“曦光?怎么不走了,想什么呢?”

    “嗯?没想什么,就是觉得……”我低声说,“在上海相遇,实在太难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顾漫作品 (http://gu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