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为什么所有男人只要长得帅点就跟我过不去啊!”下班回宿舍的路上,我忍不住对手机那头的姜锐发出了心灵的呐喊。

    姜锐一边打电脑一边敷衍我:“哎呀这还不好吗?要是有美女肯为难我,我乐还来不及呢。”

    “……姜锐!”

    “你没问问他怎么知道的?”

    “当然问了,你以为他会配合地回答我吗?”。

    “哦,你也不用这么一惊一乍的,他从盛远总部调过来,知道你在这边没什么奇怪的,不过他这态度……姐,人家一个外科医生,一进盛远就是部门经理,你就没想过其中的问题?”

    “想过啊。”

    我当然想过,但是觉得跟自己关系不大,所以也就是随便想想就放在了一边。

    姜锐继续说:“听说这几年盛远内斗满厉害的,他们老头子要定接班人了嘛,儿子又多。你这个上司不知道是谁的人,但肯定曾经是核心圈的,现在被边缘化了,姑父跟盛远那谁,大儿子那个,关系不错吧,所以我琢磨着,你是遭鱼池之殃了。”。

    我皱了皱眉,直觉地否定了:“不是吧,感觉他好像不是那种人啊。”

    林屿森身上很有一种光风霁月般的气质,无端就给人一种人品高洁的感觉,真的很难想象他会因为权力之争而迁怒到我身上。

    “他是那种……”我努力形容给姜锐听,“他以前不是医生嘛,就是那种看上去就不会收红包的医生。”。

    姜锐很震惊:“姐,你不是吧,人家都那样对你了,你还觉得人家人品不错?哎呀,这是恋爱的节奏啊。”

    “一码归一码……姜锐,上海和苏州不远的,高铁十几分钟就到了……”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嘿嘿。也是,他们这些人都玩阴的,真要为难你哪里会让你这么轻松。人家智商不会这么低的。”

    “……”我怎么有一种中枪的感觉?。

    “那我觉得就是下一种可能了,人家看不惯你。你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让人家对你印象不好?”

    我本来想理直气壮地说没有的,但是一想下载被抓包的事……。dd45045f8c68db9f54

    第一次见面还是在桌洞里……。

    顿时哑口无言了。

    姜锐是最了解我的,立刻在电话那头喷笑起来,追问了经过后狠狠地打趣了我一番不说,末了还感慨,“姐姐啊,你快长大。”

    “……好了,我到宿舍了,888。”

    果断地挂了电话,我左想右想,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说到底林屿森这样对我,就是偏见加第一印象差吧……。

    偏见什么的最难改变了,所以就顺其自然吧……。

    反正除了让我加加班跑跑腿,他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接下来的一周分外的忙碌,因为我们要协同财务部和生产部的员工进行厂部大盘点。盘点是很累人的活,所以一般放在不太忙的时间,每个部门的人也是轮流的……

    我觉得按林副总对我的“厚爱”,这种活我肯定逃不掉,于是索性主动请缨,第一天就去参加盘点。

    在厂部的管理中心,看到财务部配合盘点的员工是欧琪琪,我高兴了一下,跟琪琪聊了一会,生产部今天负责盘点的小苏很抱歉地跟我们说:“琪琪,曦光,不好意思啊,我们早上打印机坏了,刚刚才修好,盘点清单还没打出来,你们先坐着等等好不?”。

    “没事啦,你慢慢打。”。

    能这样名正言顺的偷懒,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小苏设定好打印资料后也没事了,就倒了两杯水给我们,坐下来跟我们闲扯。不一会儿她的电脑“叽叽”地叫了一声,她扭头一看,立刻兴奋地说:“哇,琪琪,你亏大了,淡淡说今天你们部门来了超级大帅哥。”。

    琪琪感兴趣地凑过脑袋:“谁啊谁啊,哪里来的?”

    “在问淡淡呢。”

    淡淡也是财务部的,跟小苏一个宿舍,大家平时都挺熟,所以小苏毫不避讳地当着我们的面用Web版的QQ聊天,噼里啪啦地打了一会字,过了一会说:“淡淡说是A行来的。”

    我握着纸杯的手微微一颤。

    “知道他姓什么吗?”

    琪琪说:“这不会知道吧,淡淡做税务的,外资银行多半是找资金组的人……”

    小苏说:“她知道哎,正在跟我八卦呢,说人家名字都很帅,姓很少见,庄,真的少见哦……咦,曦光,你怎么了?”

    “我……我忽然想起办公室有点事情,回去一趟,马上就回来。”

    “啊,很着急吗?”小苏喊,“盘点清单快打好了我们马上去盘点了啊~~”

    我已经远远地把她的声音甩在了身后。

    我已经好久好久地没有去想那个人,我想时间可以冲淡一切……

    我想……。

    时间大概还不够。

    然而当我扶着厂区和办公区之间的大门,大口大口的喘息的时候,我忽然无比感激起这次盘点起来。

    如果不是这次盘点,我刚刚肯定是在办公室,那么短的距离,在我的理智克制冲动之前,我已经跑到财务部了吧。

    我一定已经见到他了……。

    也让他见到我,这副收不住的旧情难忘的难看样子……。

    不像现在,我还可以回头。回头站在一个只是知道他,却看不到他的位置。

    这算不算一种进步?。

    一定是的。

    我已经决定回厂区去盘点,然而看着不远处的办公大楼,财务处的每一扇窗户,却迟迟挪不动脚步。

    直到听到厂区大门打开的声音,一行人边走边说的走进大门。

    然后我感觉到几道目光落在了我身上。

    其中最不容忽视的一道……。

    我有些乏力地对上他的视线。

    林屿森。

    他站在那儿看着我,手里拿着一顶安全帽,身后跟着几位生产部门的主管。是了,最近厂区有一片在扩建,他在这里也不奇怪。

    几秒钟的沉默后,他开口:“如果我没记错,这个时间你应该在厂区盘点。”

    我有些迟钝地回应:“我马上就回去。”

    林屿森不语,他看着我,又是那种穿透般的目光,然后说:“这一周的盘点都由你负责。”

    “为什么?”我惊讶,不是大家轮流吗?

    “擅离职守。”他冷冷地抛下四个字,带着人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停下,回身,“当然,聂小姐要是不愿意,谁都没法勉强。”

    我握紧了手,“我愿意极了。”

    就这样,我在殷洁和羽华同情的目光和办公室里某些人幸灾乐祸的目光下,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大盘点。

    盘点比前辈们形容的还要累人。厂区有好几个仓库,每个都又大又高,很多地方都要坐升降机。那种简陋的升降机四周连遮挡都没有,经常停留在近十米的高空,然后我要探出身体,去看材料标签,并清点数量

    连坐了三天后,跨出升降机的时候我腿都软了,一个不小心,就狠狠地摔了一跤,双手和膝盖跌得血淋淋的。最后一天都快结束的时候,我又被架子上掉下来的一个零件砸到了头。

    我觉得我这辈子都没吃过这种苦。

    殷洁曾主动说要代我去两天,被我严词拒绝了,不就是一周么,有什么了不起。

    就这样咬牙捱到了周末,当盘点终于全部结束,我拿着厚厚的盘点清单走出厂区的时候,我深刻地感觉到,我已经青春不在,残花败柳了。

    “妈,这周我不回去了……嗯,跟同事出去玩。”。

    周五下了班,我没回自己的宿舍,不成人形地躺在殷洁新宿舍的床上跟老妈打电话。

    等搞定老妈,挂了电话,正在煮粥的殷洁凑过来:“曦光,你明天也跟我们出去玩吧?”

    “不去。”我想都没想地说,明天我要在床上躺一天的,家都没力气回了还出去玩。

    “那你跟你妈妈说跟我们出去。”

    “随便说的啊,不然说我已经被上司折磨到不能动弹了吗?哦,对了,你们明天从市区回来的时候,帮我带点吃的回来当晚饭。”

    “我们明天不去市区啊,之前我们在说话你有没有听啊。”殷洁拍了我一下。

    当然没在听,我累得耳朵都快聋了。

    “那你们去哪里?”

    “上海啊,可能回来很晚,你自己找吃的哈。”。

    “上海?”我愣了愣,坐了起来。

    “是啊,你知道我是在北方念书的嘛,既然来南方工作了,又那么近,当然要去上海逛逛,哎呀,我们这儿去上海可方便了,在公司门口拦车就行了……”。

    “我也去。”

    “……羽华说要去静安寺烧香,看不出她还是这么虔诚啊,可是肉也没少吃……咦。”殷洁停下滔滔不绝,“曦光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重新躺下来,尽量用很平常的口气说,“我也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顾漫作品 (http://gu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