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直到答辩那天,我才又碰见到宿舍的人。小凤一见我就扑上来,抓住我的肩膀猛烈摇晃:“西瓜对不起,都是我丢三落四地害你被冤枉,你要原谅我啊!”

    好像要证明她的诚意似的,她抓着我肩膀的手劲堪比大力鹰爪,我感觉我肩膀都要碎了……

    “……你以为把我肩膀废了我就会原谅你吗?”

    “嘿嘿,不好意思,激动了嘛!”她讪笑着收回了爪子,“西瓜你放心吧,这几天我到处在跟人解释这事情啦。”

    “解释什么?”

    “逢人就说我是猪啊,忘记告诉同学面试电话。”

    含冤莫白的滋味不好受,听她这么说,我心里多少有些宽慰。

    老大阿芬也在身边,我朝她们笑了笑。

    之前对她们不是没有怨言,但是仔细想想,我和容容都是她们的舍友,表面上看容容又那么的证据确凿,的确不能要求别人毫不犹豫地信任我,站在我这边。

    放低一些对别人的要求,自己也会高兴些吧。

    我的态度让老大和阿芬她们明显神情松快起来,围上来说起这次答辩。我们宿舍除了思靓容容,都是一个答辩组的,估计下午都能答完。

    我抽到的号比较靠后,轮到我上台答辩的时候,教室里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小凤她们本来要留下来陪我,被我赶走了,有熟人看着说不定反而更紧张。只是站上讲台,正要向老师问好的时候,一抬眼,却看到庄序站在后门口,目光直直地落在我身上。

    我不由一愣。

    在走错教室了吧,容容又不在这里……

    脑子里模糊闪过这个念头后,我不敢再分心,开始专心地论述论文,论述完毕等待老师们提问的空隙,我下意识地往后门看去,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走出教室已经不早,本来想直接回舅舅家,走到岔路口,想起宿舍里的东西还没收拾,就折去了宿舍。

    宿舍里只有思靓在,我不冷不热地打了个招呼,开始收拾一些方便带回去的零零碎碎。

    收拾了一会,发现思靓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站在了我身后。

    “曦光,今天我请你吃饭。”

    “……不用了吧?”

    “不行。”

    “……那么等小凤她们一起?”

    “就我们两个。”

    我以为只是吃个饭,她大概想跟我解释点什么,没想到吃饭的时候她什么都没说,吃完居然拖着我去的小超市买了一袋子罐装啤酒,然后跑到学校小树林喂蚊子。

    果然快毕业的时候,人都开始不正常了吗?

    “你是不是觉得我两面三刀,喜欢背后说人是非?”

    “……你想多了。”

    估计是喝多了吧,我数数旁边空着得啤酒罐,三四个了,没一个是我贡献的。接下来思靓的话,更证明了我的判断。

    “你大概不知道自己开始就是话题人物,明明不是本地人,却不住校,班上还有同学在街上看见你从名车上下来,后来大家才从你高中同学那知道,原来你家里那么厉害那么有名。”

    “还有,你那盛气凌人的追求方式。”

    盛气凌人?

    我绝没想到我会被冠上这四个字。

    其实我只是胆怯而已,因为没底气,所以反而要大声说出来,给自己加点信心,大大方方地去追,就算失败了,被拒绝了,也是大大方方的失败吧。

    “后来,庄序的母亲生病,你居然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思靓苦笑了一下说,“曦光你知道吗,当时我都吓坏了,看你随随便便不用问父母就拿出几万的样子,我第一次意识到人和人之间的差距。还有,我们一起去银行取钱,那天银行的人特别多,叫号机又坏了,窗口排着长队,可是你一进去,大堂经理就迎上来了。好像能看出你天生不同似地。你只要跟大堂经理说一声,就能去旁边的贵宾室取钱,完全不用排队,我从没这么深刻的感受到,原来有钱都不用排队的。”

    我都不太记得这些细节了,依稀是这样吧,我不由解释了一下:“庄序不是等着钱急用吗?大堂经理问客户有什么需求很正常啊,而且那个窗口本来就是vip窗口吧。”

    “是啊,vip窗口,这么理所当然,你看,世界上果然没有平等。”

    我想说,世上总是好人比较多,那天就算我没有vip卡,只要跟排队的人说,医院等着这钱做手术,排队的人也都会让我们先取的。

    为什么你们不去在意结果,反而要在意这些细枝末节。

    我沉默地看着地面,然后突如其来地问:“思靓,你是不是喜欢庄序?”

    我问得突然,但其实我已经怀疑很久,思靓对我和容容庄序之间的事情关注得已经超出了界限,不容我不多想。我以为思靓会避而不答的,她向来有外交官的天赋,然而思靓却出乎意料的坦白。

    “是,我是。庄序那样的男生,英俊又有才气,谁会不喜欢?可是他家里那么穷,母亲病着弟弟还小,我不得不慎重。你以为容容以前为什么一直钓着他,真的是什么狗屁骄傲,等谁先开口吗?哼,如果庄序家里负担不是这么重,你看她会不会扑上去。现在她倒不想钓着了,可是,呵~”

    我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思靓滔滔不绝:“而且就算我不介意他家里,还有容容在我前面挡着,有人抢什么都香了,你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他们两个青梅竹马,我就算全力以赴也未必就能得到他。所以后来你来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喜欢庄序,何况你完全不会掩饰,你知道吗?我既希望你赢,又怕你赢。”

    原来思靓喝醉了会这么坦白,我吃惊过头,甚至开始觉得好玩起来。我几乎可以断定,明天思靓酒醒,若是记得这一切,必然会后悔。

    她的情绪已经有点失控,我半安抚半感慨地说:“你比我聪明多啦,是啊,有什么比得过青梅竹马呢?”

    她怔了怔,忽然笑了起来,望着我说:“曦光,你以为他……”

    “嗯?什么?”我漫不经心地。

    她打量着我,然后猛地站起来,一甩背包说:“哼,我不会告诉你的。”

    她居然就这样走了,我看着她的背影呆住。

    思靓无论何时总是一副八面玲珑得体大方的样子,何曾有过这么孩子气的举动,我一怔之下不由苦笑,喃喃地说:“你能告诉我什么呀?”

    隔天思靓打电话给我,劈头就是:“聂曦光,昨天我说了什么我已经全部忘记了。”

    我怔了一下失笑:“哦,我也忘记了。”

    “那今天晚上我请大家吃火锅,你一定要来。”

    “哦,好啊。”我笑了笑说,“还喝酒吗?”

    思靓“啪”地挂了电话。

    晚上我如约而至,容容庄序皆在座。心里并不是毫无芥蒂的,但是面对离别,我的确也没那么在意了。

    记忆里最后那几天就是吃饭,打牌,一群人到处吃喝唱歌,发毕业证那天,班级最后集体聚会了一次,这是最后的欢聚,大家都知道已经到了曲散人终。

    等不到第二天了,当天晚上宿舍里就有人离开。聚餐结束后,阿芬带着四年来所有的东西,第一个踏上了回乡的归途。

    我开始真的一点一点都不伤心,可是阿芬走的时候,在校门口,看着她要上车,眼泪忽然就流了下来。

    我完全没有会哭的思想准备,大家似乎也没有,但是最后大家却一起哭起来,完全止不住。后来一冲动,大家都跟着阿芬到了火车站,买了站台票,一直把她送上了月台。

    拥抱又拥抱后,火车终于开走了。

    我站在月台上,看着疾驰而去的火车,感觉好像送走了自己的青春年华。

    那疾驰而去的青涩岁月。

    一去再不会复返。

    大家都没有心情说话,沉默地走出了火车站。

    火车站附近的公交车永远很拥挤,我本来和小凤她们站在一起,站得挺前面的,可是稍微让了一下别人的行李,就被挤了出去。还差点跌倒了,幸好后面有人扶了我一下。

    最后看着那满满当当简直没有立足之地的公交车,我放弃了,看着它开走,打算坐下一班车。谁知道去站牌看的时候,却发现这是末班车了。

    我不相信的看来看去,就听有人在我身侧说。

    “别看了,这是末班车。”

    熟悉的嗓音在我身侧响起,我猛地扭头,看到了庄序俊挺的侧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顾漫作品 (http://gu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