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二天我依旧跟着姜锐去考场,下了车,姜锐一张望,立刻兴奋起来。“哇,姐,我没骗你吧,你的艳遇真的来了!”

    他故态复萌地拉我冲到人家面前,很哈皮地跟人打招呼:“庄非,庄哥。”

    于是我看见了庄序。

    一时间耳边好像只剩下姜锐咋咋呼呼的声音,庄非跟他说话,庄序静静站在我身边,人群中独一无二的清俊无匹。我这才明白姜锐说的艳遇是什么意思,霎时对他简直恼恨起来,搞不懂他怎么高考了还有这种恶趣味。

    过了片刻听到庄序说:“你们该进去了。”

    “走了走了。”

    姜锐朝我眨眨眼,和庄非一起走进了校门,我装作目送他们,但是很快他们的身影就看不见了,我装不下去,只好打了个招呼:“真巧。”

    “不算巧。”庄序顿了顿说,“我本来不打算来的。”

    这句话如果换个人说,我大概会衍生出无数个意思,比如本来不想来,知道我来了才来之类的,但是庄序……还是算了。我觉得算打过招呼了,便想撤退。

    然而还未等我开口,就听他问:“昨天,你们在哪里吃的午饭?”

    我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不解他为何问起这个。

    “谢谢你照顾庄非,今天我请你们。”说着,他的目光略略地移开。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庄序是为这个来的。庄序还是这个样子,一毛钱都不愿意“欠”我,我请他弟弟吃了顿饭,于是他就算有事也要赶过来请我们吃一顿。

    我想起那时候借了他钱,后来还钱的时候居然按10%利率还我,搞得我好像在放高利贷似的。

    他跟我,大概一定要两不相欠才安心。

    “聂曦光。”

    听到他叫我,我才发现我已经走神了,我眼睛酸,不想看他,轻声说:“我带你过去。”

    到了昨天那家酒店,我们找了位置坐下,然后一人一本菜单开始点菜,我望着菜单上的图片发呆,感觉庄序似乎看了我一眼,然后也不问我,就把菜点完了。

    那些菜,比我昨天的要丰盛很多很多。

    服务员记录了菜名后走了,他静了一下开口:“你昨天送我弟弟回去……”

    我不待他说完,便打断说:“不用谢了,汽油钱你已经折算在菜钱里面还回来了。”

    话音一落,眼角的余光中,我看见他握着菜单的手一紧,我不由抬起眼神,正好捕捉到他眼里闪过的难堪。

    我知道自己有些过分了,可是刚刚简直是控制不住我自己似地脱口而出。我们都没了声音,我说不出道歉的话,也无法呆下去,起身潦草地说:“我出去逛逛,到时候我会过来。”

    周围其实没什么好逛的,但是我还是在外面逛了一圈又一圈,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买了本书往回走。书是随手买的,书名都没仔细看,不过是为了表明我真的是有目的地在逛街而已。

    转过一个拐角,就能看见酒店了,我在路口停下脚步,远远地,看着玻璃窗内庄序的身影。

    他一个人坐在那,背影孤傲而挺直,他正望着窗外的路面出神,浑身充满了压抑的气息。

    好像被他感染了似地,我忽然也备感低落起来。

    今天他出现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那么,是我的话刺伤他了吗?

    我的确是失控了。他不喜欢我,又不是他的错,我又何必这样刺人,被他感谢一下又不会死,算得清清楚楚又有什么不好。

    我思绪纷杂,站在那里看着他,一会他忽然若有所觉似地,身影一动,转首向我的方向看过来,准确地捉住了我的视线。

    我们大概互相凝视了一会。

    然后他起身走了出来,到我面前,“他们快考完了。”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跟他一起走去学校接人。

    姜锐依旧状态兴奋,庄非感觉也比昨天好多了,也许哥哥在,他更自在些吧。到酒店坐下,菜一端上来姜锐就大呼小叫:“哇,今天比昨天丰盛多了啊。庄哥点的吧,还是男人了解男人啊。”

    虽然我心里各种的心烦意乱,但是一瞬间还是有揍他的冲动。

    “嘿嘿,还有我心爱的排骨!姐,你喜欢的菠萝古老肉,多吃点。”他挟给了我一筷子,边朝我眨眨眼。

    庄非害羞地笑笑:“昨天哥哥问过我们吃了什么。”

    姜锐挤眉弄眼:“庄哥有心了哈~~~”

    吃完饭,姜锐和庄非仍然去休息,等他们上去了,我正要再找个什么借口出去磨时间,庄序已经先我一步开口:“我有点事情离开一会。”

    我点点头:“好。”

    “记得……”

    他忽地停住,我疑惑地望着他。

    “没什么。”然后他转身走出了酒店。

    我随手买的那本书居然很不错,只是我始终投入不进去,后来索性不看了,免得糟蹋了作者的心意。

    发了一会呆,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去喊姜锐他们起床。才站起来,手机就响了。

    是庄序的电话。也许是什么要我转达给庄非?我接通了,却是提醒我。“时间差不多了,记得叫他们起床。”

    “嗯,我正要去了。”

    “我差不多要他们考完才会过去。”

    “好的,我会告诉庄非。”

    那边没有声音了,却也没有挂断,也许是礼貌等我先挂?迟疑了一下,手指轻轻地按上了红色的按键。

    送姜锐和庄非进考场后我没有再回酒店,随便在考场外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虽然骄阳似火,但是听听大叔大婶们的聊天,感觉比一个人待着好多了。坐了一会,身边的大婶找我说起话。

    “你是送弟弟妹妹来考试的吧?”

    “嗯,弟弟。”

    “弟弟成绩好不好啊?”

    “蛮好的,上次模拟考试全校第一名……”

    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两个小时居然快到了,我听见有人叫我,“聂曦光。”

    大婶笑眯眯地说:“哎呀,男朋友来接了啊。”

    他估计也听到了,停在那里没有再过来。我看了他一眼,他的神情似乎格外的静谧,看着我,却没有出声解释,大概是留给我主动说明,免得我尴尬?

    我于是会意地,礼貌地对大婶笑了笑说:“不是,他也是弟弟来考试。”

    我们一起走向校门口。

    “聂曦光,你昨天送我弟弟回去……”

    我苦笑,难道他还非得谢我一声不可吗?虽然刚刚已经想清楚了,可是还是觉得心中微疼。

    “是说明你已经不生我的气了?”

    我怔住,下午的阳光很热烈,逆着光,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我送你弟弟跟你没有关系。”我慢慢地说:“但是我已经不生气了。”

    还有。

    “谢谢你的论文。”

    虽然你是为了容容。

    他顿了顿,偏开目光说:“没关系。”

    姜锐和庄非出来了,两个人都有些如释重负的样子,姜锐又邀请庄非和庄序和我们一起走。

    庄非却摇头:“不了,我们今天去新街口那边,不顺路的。”

    庄序一皱眉:“去那里做什么?”

    庄非奇怪地说:“容容姐没跟你说吗,她说晚上请我们吃饭庆祝我考完的,妈妈也去的。”

    庄序一怔,立刻向我看来。

    我不知道他看我做什么,我点点头说,“那我们先走了。”

    他看起来十分意外的样子,也许容容是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我转身上了车,车子开出去一段路,偶然一回头,庄序的身影仍然在原地。

    在等车吧……这个时候出租并不好打。

    我收回视线,默默地看着车窗外的车流,姜锐忽然叫我,“姐。”

    我转头看他。

    他说:“不顺路就算了。”

    “咱们找个更好的顺路的,凭我姐,哼哼——”

    我忍不住好笑,终于把之前的想法付诸于行动——狠狠地小揍了他两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顾漫作品 (http://gu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