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快出校门的时候居然碰到思靓,她难得不淑女的大声叫我,声音大得我想装没听见都不可能。

    “曦光。”

    我停下车,“思靓。”

    她瞥见我手中的论文,“来拿修改意见?”

    “嗯。”

    “论文怎么样?”

    “一团糟。”

    “回宿舍来吧,大家也好帮忙看看,毕竟快毕业了,大家聚在一起的日子也不多了。”她见我不出声便停住了话,端详着我的表情说,“你还介意那件事?那件事是个误会不是,容容也没有恶意,你不用这么记仇吧。”

    我侧了一下头,其实我一直不理解她为什么这么热衷于我和容容和庄序的事,从很早开始就是。

    我想了一下问:“思靓,你真的觉得容容对我是没恶意的吗?”

    “会有什么恶意?”她笑着说。

    “有一次,你和容容在宿舍,其实我也在,帘子挡住了,你们大概没看到我,我听见你问容容,怕不怕庄序被我抢走。”

    她的笑容凝住了。

    “你还记得容容怎么说吗——你难道不觉得她是最好的试金石吗?家里有钱有势,长得也不错,如果庄序拒绝这架青云梯,我大概可以相信他以后也不会变心了。”

    我学着容容的语调惟妙惟肖的将那句令我呆怔许久的话复述出来,看着思靓有些尴尬的脸色,笑笑说:“然后我就回无锡了。”

    思靓一言不发地看着我上车,没再拦我。

    我想经过这么一次谈话后,思靓大概不会再热衷于做和事老了。果然,接下来几天手机安静了很多。

    其实我也没心思想这些了,按照指导老师的意见,我的论文简直是要完全重写,我头痛无比,又不知从何下手。只怪自己当初选了这个不熟悉碘,现在后悔也于事无补。

    正撑着下巴望着电脑屏幕发呆,手机忽然响起来,是一个似曾相识的号码。

    我犹豫了一下,按下接听键。

    “聂曦光?”

    我一愣。

    “我是庄序。”

    我知道是你。我默默的想,却只是僵硬又平淡的说:“哦,是你。”

    然后就没话说了。

    那边顿了顿,好像和我同样不自然。“你看一下电子信箱,我给你发了一封信。”

    道歉信?表扬信?总不会是情书吧?

    打开信箱前,我脑子中闪过各种各样的猜测,但是绝对没想到,居然是论文。

    我望着下载打开的word文档,大大的黑体标题正是我这几天烦恼的根源——网络经济中的寡头垄断分析。

    电话还没挂,庄序在那头说:“论文是我重新写的,和我自己的那篇完全不同,你可以直接使用,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生气和欣喜好像都不妥当,而逐渐加快的续更是让我难受。

    他等不到我回答,草草的说了句:“就这样……我挂了,有问题再找我。”

    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发了一会呆,才想起看论文。庄序国金系大才子的名气果然不是假的,论熙理清晰,论据充足,不像我写的论文,为了凑字数,东写一句西写一句,完全没有逻辑性。

    可是……他为什么要写这个给我?

    庄序这个人,很有几分清傲的脾气。据说去年有大四的师兄想请他代写毕业论文,开出了五千的高价,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容容一直说他过于清高不知变通,然而现在,他却违背原则帮我写了论文,甚至还明白的告诉我可以直接使用。

    我趴在电脑前,喃喃自语:“难道,刚刚打电话给我的是外星人……”

    好吧,我承认,错愕过去,写不好论文的羞愧过去,浮上心间的是一丝丝叼意,好像忽然和那个人拉近了关系,享有共同秘密的那种暧昧叼。

    我滑着鼠标滑轮快速的浏览着论文。乱七八糟的想,他这是变相的道歉吗?还是……

    电光火石间忽然一个念头冒出来,我按在鼠标上的手停住了,一时间好像被点了道那样一动不能动,心中刚刚冒出来一点点快乐退得干干净净。

    还是……他在代容容道歉?

    我盯着论文,越想越可能。误会解开后,小凤打了好几次电话向我道歉,思靓阿芬她们也打过电话问过我,可是那天指责攻击我最多的容容却至今只字片语都没有。

    而且,庄序不是以前就讨厌我么,怎么会因为这次我受了冤枉就帮我写论文。

    所以……只有这个解释才合理吧。

    我茫然的关了信箱。还好刚刚那些心动只是心里想想,没有人知道,不然又是笑话一个。

    在床上躺了一会,我拿起手机,想了几句台词,回拨刚刚的号码,打算礼貌的把论文退回去。

    接电话的是庄序宿舍的人。“你找庄序啊,等等。”

    一会那人又拿起电话。“你有急事吗?没有的话晚点打来把,庄序睡着了,喊了两声没醒。”

    “现在睡觉?”现在是吃晚饭的时候啊。

    “是的。”电话那头说:“他最近弄什么资料熬夜了好几天……哎,他好像醒了,我去叫叫他。”

    熬夜好几天?我发怔,是因为这篇论文吗?

    从上次在办公室里遇到,也不过几天时间,这么短的时间里,用同一个论吴目写一篇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万字论文,即使是庄序,大概也不容易。

    不知为何忽然就有些心软。心里默默的想,他就算不是直接为我,也算间接为我吧。可是又愈加觉得难受,大概是嫉妒庄序可以为容容做到如此地步。在这样复杂得连我自己都快搞不清的情绪下,我已经开始后悔打这个电话。

    可是挂电话已经来不及,那边庄序已经接起。

    “喂。”略微困倦的声音。

    “呃……我……”心绪被打乱,那些设计好的不卑不亢胆词全忘了,“我……那个……”

    那边静了一会,问:“聂曦光?”

    “嗯,是我……”

    “是论文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

    然后又是沉默。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

    “哦,好……那再见。”这次不等他回应,我就飞快的挂了电话。

    我想电话那头的庄序大概很莫名,完全不明白我打这个电话说些废话是做什么吧。

    论文我当然不会照抄,我把他的论文通读了一遍,基本理清了思路,然后花了以前几倍的功夫,自己重新找资料写了一遍,其实还是有几处相似的,区别大概是我把原来可以得优秀的论文降低到了良好。

    有时候忙碌的时候会忽然停下来,想起他说有什么问题可以找他。他说了两遍呢,大概不是客套吧。如果真的找他,估计他也会耐心的解释,就跟他以前当表弟的家教一样,那我之前选和他一样论吴目的目的倒是实现了。

    不过现在,我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这么做了。

    他已经那么明白的表现出,他已心有所属。

    再送论文给指导老师,老师明显满意了很多,又指出了几个要修改的地方。论文基本上已经尘埃落定了。

    论文三稿出来后,差不多就是答辩了。

    时间已经是五月底了。

    还有半个月,我就正式毕业了——

    写这章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个阴谋,可惜容容和庄序都还没那么坏,只好不用了,真可惜

    另外论吴目要改一下,庄序是国际金融系,大概不会写什么网络经济的论文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顾漫作品 (http://gu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