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愣住,缓缓的转过头,庄序的表情和声音一样冷。餐桌顿时安静了,之前状似轻松欢快的气氛瞬间荡然无存。

    “不是……”过了一会,我吐出两个字,想解释其实我并不是挑剔,只是把实习时候从老员工那听来的抱怨顺口说了出来。可是这种话说出来更像狡辩吧。

    我闭上嘴。

    “为什么不自己去找工作,一直在父母身边当寄生虫不觉得丢人吗?”

    “……”我憋了半天,说:“不觉得。”

    他没再说下去,看着我的墨色的眼眸中似乎写上了失望。

    我沮丧的拆着筷子。之前想着做一般朋友也好的想法果然是一厢情愿,庄序大概从头到脚都看不惯我。我们就算做朋友也是十万八千里,说不到一块去的那种。

    “庄序。”思靓打断他。“你这么说没道理,很多人都这样,又不是曦光一个。”

    “是吗?我只认识她一个。”他停顿了一下,语气中带着一贯的认真。“而且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香干回锅肉来咯!”服务员大声吆喝着把我的回锅肉送上,其他人点的饭也陆续送来,思靓岔开话题,开始说别的。

    这顿饭,总算让我知道什么叫食不知肉味。

    接下来几天就是图书馆和宿舍食堂三点一线。真正开始写论文,才发现毕业论文远比想象中难写,跟以前每个学年末那种拼凑式论文完全不同。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根本不够,尤其对我这种平时没有积累,专业课学得乱七八糟的人来说。

    不过现在懊恼也来不及了,只好每天勤跑图书馆。

    转眼就到了月底。

    这天晚上,宿舍里只有我和小凤,我趴在床上研究资料,小凤哼着歌,在我的笔记本上打简历。

    过了一会,我无聊的推开那堆让我头晕眼花的资料,跟小凤搭话。“你不是已经考上研究生了,还去招聘会干吗?”

    “去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机会咯。”小凤一边回我的话,一边飞快的打字。“而且也可以体验下招聘会的感觉,三年后我还是要找工作的。”

    没想到小凤平时看起来傻乎乎,丢三落四的,其实却这么有打算。也对,在这所全国闻名的高校里,绝大部分人都上进有抱负,像我这样懒懒散散的才是少数。

    我继续趴了一会,开口说:“我也去。”

    “去哪里?招聘会?”小凤吃惊的转头。“西瓜,你受刺激拉?”

    我没理她,翻了个身,看着天花板,脑子中浮现那天庄序说话时不认同的样子……是啊,我是受刺激了。

    不过,我很快就后悔了==

    因为我发现写简历也不比论文容易,尤其当你乏善可呈的时候。

    招聘会前天,我咬笔头咬了半天,终于将100字可以讲完的内容做了五页纸,然后晚上八点跑出去打印,加封面。学校旁边的文印店黑得要命,偏偏每到这个时候还最挤,等到我弄好,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幸好跟宿舍楼下的阿姨打过招呼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我的后悔更上一层楼。因为招聘会八点半就开始,我们学校到招聘会现场又远,所以六点就要起床。

    六点钟啊六点钟。告别高中后,我还是第一次六点钟就起床呢。

    然后到公车站,看到庄序他们宿舍的人时,我的后悔到达了顶峰。

    怎么没人告诉我庄序也要去啊!他不是找到工作了吗?

    还有,他看到我不会以为我是因为他的话才去的吧,虽然的确是这样,但是但是……

    我郁闷的爬上公车。

    幸好很快我的懊恼就被困意淹没了,好想睡觉啊,我抓着吊手,忍不住开始打哈欠。

    困!

    依稀看到庄序看了我好几眼。

    我知道我没形象拉,但是不管了,反正我装淑女他也不会喜欢我。

    一个多小时后,招聘会场到了。

    第一次参加招聘会,一进展厅,我真的被吓到了。人啊人啊,全都是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地方的人口密集度可以和南京的公交车比的。

    同时觉得庄序说得实在有道理,依靠老妈的关系找到工作的我真是太无耻了。

    因为现在找工作实在太辛苦。

    人挤着人,因为大家目的不同,停留时间长短不一,我们几个人很快失散了。

    走了几步,我就发现我实在不行了,呼吸困难寸步难行,不算空旷的会场里塞了几万毕业生,人挨着人,人推着人,每一个摊子面前都围了几层,别说投简历,就是看一眼那是什么公司都有难度。

    从人山人海的招聘会挤出来,我已经快虚脱了,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平缓着呼吸。

    一直没有正式的参加过大型的招聘会,不知道招聘会居然是这么恐怖的。我扔了一份简历就挤出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颇有劫后余生的感觉。

    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才看到思靓她们出来。这段时间我靠在树上补眠了--

    “西瓜你怎么这么快?”

    我扬扬手里握着的简历。“我才投了一份。”

    小凤白了我一眼,“那你来做什么?”

    我正要回话,手里剩下的简历忽然被人抽走,我吓了一跳,抬头,居然是庄序。

    他草草的翻过:“这些简历你打算怎么办?都扔掉?”

    “呃……”我还没想过。估计是扔在一边,毕业的时候扔掉吧。想想还真有点舍不得,虽然几十块钱没什么,但是如果换算成学校旁边好吃的牛肉面,就显得很浪费的样子。

    这样想着有点后悔,刚刚应该不管如何都送出去的。

    “可是现在进去投也来不及了啊,人家都收满了。”

    他蹙眉,转首望会场,的确是快散场了。“我有一个直系师姐今年负责盛远的招聘,我帮你拿过去。”

    不待我拒绝,他已经转身进会场,我反射性的看向容容,她正和思靓领,仿佛没听到似的。

    过了大半个时辰才看到庄序出来,他两手空空,拿去的简历都没了。

    “看到还有几家公司没走,顺便投了。”

    “什么公司?他们肯收吗?”

    “几家上海的公司。”庄序不欲多说的样子,我也没再问下去,想当然的以为大概就是把简历扔人家桌子上吧,不过怎么要这么久?

    容容这时笑了笑说:“刚刚你怎么不说你认识招聘的人?”

    庄序神色不变的看向她,“难道你需要走后门?”

    容容噎了一下,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我挠了一下头发,不知道说什么。小凤拉了拉我,我会意的和她一起走在前面,她悄声问我:“西瓜,你说庄序是不是故意气容容啊?”

    我没出声。

    小凤继续扯我,“是不是啊?”

    “我怎么知道!”我没好气的说,快步走开。

    那些简历我也没抱多大希望,报纸媒体天天都在说今年毕业生有多少多少万,就业情况有多么不乐观,我吊件并不算好,那些简历估计石沉大海了。

    可是五一节过后不久,我居然接到盛远的面试电话,让我后天去面试。

    因为是在宿舍接的电话,所以宿舍的人都听得差不多了,我一挂电话,小凤就大叫:“西瓜你发达了,盛远超级有名,超级有钱的。”

    她好像比我还兴奋,叫了一阵居然少跟筋似地问容容,“容容,你接到电话了吗?”

    容容脸白透了,拿了书什么也没说就出去了。

    大家看着小凤一脸茫然,都无言地叹气。这人有时候大愚若智,有时候大智若愚,智商高低完全不能确定。

    初始的兴奋过后,我开始疑惑。其实我的资历,英语四级,计算机二级,没拿过奖学金,即使有A大的牌子也不怎么样,比起容容厚厚的一叠荣誉证书真的差很多。

    为什么我接到面试通知容容却没有?难道真的是那个师姐看在庄序的面子上?

    怪不得容容这么生气了。

    我以前做事总是漫不经心,这次面试却战战兢兢的准备了许多,背了个英文的自我介绍,还和小凤模拟了几次,大概……是因为这个面试机会是庄序帮我得到的吧。

    有时候又胡思乱想,庄序说我靠着父母的关系找工作很丢人,可是这份工作算不算因为他的关系而找到的呢?

    这样想着,忽然觉得心酸又甜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顾漫作品 (http://gu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