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我后来问他:“怎样才算爱?”

    他那时正开车,闻言说:“大概比喜欢更多一点。”

    真是普通大众的答案,我笑笑,看着马路对面的红灯,忽然又想到问他:“如果比喜欢多一点就是爱,那么,比爱多一点是什么?”

    “比爱还要多一点?”他侧头望我,然后浅浅的笑,说,“对我来说,就是你。”——

    骄阳

    大四那年的下半学期,是我在大学里渡过的最难过的日子了。

    没完没了的招聘会,花样百出的面试,烦琐头痛的论文答辩,还有一场场人不倒下死不休的告别宴……一切只能用兵荒马乱来形容,而每个人就好象是不能停下的陀螺,不由自主的旋转着。

    直到停顿的那一刻到来。

    六月二十三号的晚上,阿芬,我的上铺,成了我们宿舍第一个离开南京的人。

    她是去厦门,一个遥远的,我只知道名字的地方。

    我从没想到有这样一天,我会流着泪,追着火车奔跑,直到火车加速呼啸而去。

    我一直是一个幸福健康的孩子。

    我一直没有真正懂得离别。

    直到这一刻。

    以后,我们可能再不相见。

    以后,我们即使相见,也只能匆匆一聚,然后又要离别。

    也许那时候我们已不会像现在一样悲伤,因为我们彼此不再如此重要或者因为我们已经坚强。

    然而此时此刻,你要走了,我只能在月台上边走边哭。

    再见了,我们最后的青春。

    我们再不能像个小孩一样活着。

    我们毕业了。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顾漫作品 (http://gu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