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现在是凌晨四点。

刚刚打完一个小番外。

很奇怪,刚刚还困得要命,怕明天会把要写得东西忘记才硬撑着,现在却反而清醒起来,爬到床上后又爬起来,决定把后记打完。

大概是因为兴奋吧,《何以》的完结终于指日可待。

《何以》一书从03年9月开始在晋江原创网上连载,03年底连载完最初的七万字以后,因为大四毕业的琐事,因为初开始工作的忙乱,曾一度被我放下。我想,如果之后没有网上的读者们不断地催促我鼓励我,我怎么也没有动力写完吧。所以虽然经常被喊打喊杀要宰乌龟的读者们催得鸡飞狗跳乌龟爬,但是始终只有感激和内疚。有时候和白白、晓溪聊天,说到各自的读者,我总是说,《何以》的读者是最温柔最有耐心的。

然后晓溪和白白就一副想砍我的表情,说:做你的读者能不有耐心吗?!

……

也是哦~~>_<~~

我的确很慢(很不想承认=_=),一直是懒懒散散的那种人,胸无大志,安稳度日,挥一鞭子才爬一爬,这种人,大概怎么也不会做出什么大事业来吧。不过,若是我积极奋发,也许,写出来的就不是《何以笙箫默》了。

生命的度过就像看风景,走得快可以看到更多的景色,走得慢却能更多地领略那些风景的妙处与细节。

我想我肯定是后一种人,享受那些生命中最平凡最微小的细节,然后努力把它们写出来。

怎么听着都像为自己的慢吞吞狡辩的样子……

嗯嗯,话题扯回来,继续说《何以》。

《何以》的灵感片断始于一天我和妈妈去超市。超市人很多很拥挤,我脑中就突然冒出了何以开头的那个画面。

相爱相离的男女,很多年后不期然在人群中相遇,眼光相汇,淡淡凝视,然后又各自走开。

《何以》一开始,就是想写这样一个擦肩而过。然后才渐渐血肉丰满,甚至人物都有了自己的脾气,不再受我控制。

曾有朋友问我,在这本书里,你想表达什么?

其实写书的时候,我纯粹只是想写一个故事而已,根本没想那么多。可是她问得这么认真,我便也认真地想,我究竟想表达什么呢?

我想答案是这样的:

世上美丽的情诗有很多很多,但是最幸福的一定是这一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何以笙箫默》想表达的,就是这么一种幸福。

顾漫

2005年12月14日凌晨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顾漫作品 (http://gu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