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碎残篇

床单(不在书里)

圣诞节,A市很热闹,以琛很郁闷。

前几天以琛恰好去了外地,今天刚回家,却被默笙拉到了超市。星期六晚上,明天是星期天,明明是消耗某些体力的好时间,为什么偏偏要来逛超市?

嗯,虽然逛街也很消耗体力……

以琛推车,默笙往里面扔东西。路过床上用品区的时候,默笙想起自己家的床单似乎应该更新换代了。

于是弯腰选床单。

以琛向来不过问这些小事,所以默笙完全以自己的喜好为主。

天蓝色浅白花图案。

就这个了。

正准备扔进购物车,以琛发言,“这个颜色不好。”

难得他有意见,默笙惊讶的看了看他,立刻换了一个颜色。“这个呢?”

继续摇头。

连换三四种花色后默笙郁闷了。“哪里不好了,颜色图案都很大方。”

“嗯,不衬你肤色。”

身边恰好有一对女生走过,闻言嘻笑着回头看他们,眼神里都是暧昧。

迟钝的默笙一如往常没有觉得自家LG在大庭广众之下说的这话有什么意思,嘀咕着说:“只要舒服就好了呀。”

……

咳,何以琛先生,你逛超市的时候,脑子里是什么画面啊?

暂时夭折的黄山记,等乌龟生龙活虎的时候再来搞定==

黄山记(2)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一行人乘大巴到云谷寺,上山有两种办法,坐缆车或者徒步登山。默笙看看坐缆车那里的人山人海,轮到他们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扯扯以琛的袖子,“我们爬上去吧。”

以琛没意见,只是有点怀疑。“你到时候不要爬得哇哇叫。”

“才不会。”默笙大是得意,“我一天到晚在外面跑,体力比某些天天坐办公室的人强多了。”

以琛微微一笑,不跟她做口舌之争,小红却不爽的大叫:“赵阿笙你是不是皮痒了?”

默笙本来只是说以琛的,没想到却得罪了旁边一帮坐办公室的杂志社的同事,搞得人人瞪她。

呵呵干笑了几声,默笙拉着以琛就跑。

从云谷寺爬到白鹅岭,徒步大约要两小时,山路两旁的景色心旷神怡,默笙开始爬的时候轻松快活,不时弯腰捡两块形状奇怪的石头塞在以琛的背包里,或者停下看看一些以前没见过的花草,爬了一阵速度就渐渐慢了下来,一个多小时后,再没看景色的兴致了,只觉得脚都提不起来了。

以琛不时放慢脚步等她,默笙落在后面不服气了,气喘吁吁:“呼……没理由啊,我天天在外面跑……呼……你天天做办公室,体力怎么会比我好。”

呼……

累死人了。

说完话默笙再没力气了,坐旁边的大石头上,不爬了。

以琛站在她身边,听到她的置疑不由好笑的扬眉,“默笙,我是不是平时太不用功了,所以你才怀疑我体力不好?”

“呃?”

这句话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默笙越想却越脸红,以琛眼睛里促狭那么明显,想装傻都不能。默笙跳起来,快走两步,想把他甩开,走太急没注意路,一不小心踩在一块石头上,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摔倒。

以琛离她有点距离,赶不及拉住她,只来得及把她从地上扶起来。裤子膝盖那边破了个洞,隐约看到血丝,肯定是破皮了。以琛有点心疼,想说她两句,然而看到她眉头紧紧皱着的样子,斥责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一句。

“痛吗?”

“……好像脚捥了。”

好在到白鹅岭已经不算太远了。以琛背着她,默笙快乐地趴在他肩上,幸灾乐祸:“哼,谁叫你气我。”

咬他的脸,欺负回去。

以琛说:“你再皮,我们晚上就住在这里。”

“住就住,又没有老虎。”

一会又在他耳边轻轻地唱起歌:“……乌龟背着那重重的壳啊,一步一步地向上爬……”

这首儿歌以琛也听过的,听她唱了两遍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想了一下提醒她说:“是蜗牛。”

“什么?”默笙停下歌声。

“不是乌龟,是蜗牛。”

“哦。”默笙凝神想了想,有点记不清了,那么年代久远的歌了。

“一样啦,反正都有壳。”

从口袋里摸出巧克力,先喂自己一块,再问他:“你要不要吃?”

不等他回答已经把巧克力塞到他嘴里,以琛不小心咬到她的手指,默笙飞快地缩了回去。巧克力融化在嘴里,微苦后一股甜蜜的滋味。

山路上的人不多,前后只有他们两个,默笙双手圈着他,和他脑袋靠着脑袋,轻轻的哼着她的歌,这次总算没有唱错了。

“……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壳啊一步一步地向上爬……”

以琛背着他重重的壳,一步一步爬到了目的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顾漫作品 (http://gu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