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离合

“何、何律师?”美婷吃惊地看着门口出现的人,“何律师,你不是在医院吗?”

“今天早上出院。美婷,等会你把ANAS公司那个案子的资料拿到我办公室来。”以琛边走边说,“这几天有没有什么重要留言?”

“有。”美婷立刻翻出记录报告了几个重要消息,犹豫了一下又说:“何律师,‘秀色’有个女记者打了好几个电话来,说要为你做一个专访,还亲自来过一次。她说是你校友,你要不要回个电话过去?”

听到“秀色”的时候以琛的眼眸微微一闪,随即又平静无波。“不必了,下次她若再打电话来就直接回绝掉。”

“好。”美婷点头,终于有何律师回来的感觉了,处理事情干净利落,决不拖泥带水。

向恒从检察院回来就直接推开了以琛办公室的门,看到他果然埋首文件中,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听到美婷说还不相信,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哪回事?”以琛从文件中抬头看着他,他脸色还带着一点白,目光却是清湛有神的。

“不要跟我装傻,我记得你后天才能出院吧,请问你现在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提前出院了。”

向恒抚头,虽然自己就是律师,但是不得不承认跟律师说话就是麻烦,答了等于没答。“你是不是不要命了?事务所没有你也不会倒。”

“这倒未必。”以琛扬扬手中的文件,“我记得这方面你和老袁并不擅长。”

向恒哼了一声。“我们再不济也不会在谈判桌前倒下。”

“向恒。”以琛靠在椅背上,有些无奈地看着老友,“我不会拿自己开玩笑。”

“正常的时候你是不会……”向恒看了看他,直截了当地问:“她去了?”

以琛眼神暗了暗,不答反问:“你找她的?”

向恒点头,看了看以琛的脸色,叹气,“看来我是弄巧成拙。”

“不,我要谢谢你。”以琛淡淡地说,“若非她给我重重的一击,我怎么会彻底的清醒。”

“你……”向恒张口,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放心。”以琛看着他,一脸平静,“我和她已经彻底结束了。不,应该说,我的一厢情愿彻底结束了。”

晚上十一点,以琛停好车走入电梯,脑子里还在转着后天谈判的细节。这段日子他好像都没有在十点以前回来过,手头好几个案子同时进行,天天忙得天昏地暗。向恒早放弃劝他,老袁则整天乐呵乐呵地算着本季度收入会增加多少,笑嘻嘻地说要给他准备一副最好的棺木。

其实他何尝不是疲惫万分,只是他太需要这种忙碌。

电梯“叮”的一声,十二楼到了。以琛走出电梯,边掏钥匙准备开门。所有动作在看到门口的人的瞬间僵住。

她穿了一条薄薄的毛衣,抱膝坐在他家门口,下巴搁在膝盖上,眼睛怔怔地盯着前方的地面。

听到脚步声,她抬起头来。她看起来竟然比他这个病人更加憔悴,又清瘦了些,下巴尖尖的,愈显大的眼睛在看到他的刹那闪过慌张,整个人好像陷入了某种困境而走投无路。

谁都没有出声,以琛停滞了三秒,视而未见的举步从她身边走过。

平稳地开门,走进去,然后反手关门。

关门声却始终没有响起,他的衣袖被一只手紧紧地攥住。

“以琛。”他听到她的声音,低低的小小的,仿佛小动物的呜咽一样可怜,“你还要不要我?”

她知道她在说什么?!以琛只能狠狠地转身瞪着她,神情仿佛见了鬼。她的声音又小又轻,可是这样寂静的夜晚他怎么可能听不明白,他努力抓回一丝理智,想扯回他的袖子,她的手却顽固地拉着不放。

很熟悉的赖皮劲儿,以琛发现自己竟然可耻地怀念着。

“放开。”

也许是他的声音太严厉了,她的手竟然颤了一下,然后手指慢慢地慢慢地一根根地松开。

她低着头,以琛看不见她表情,脑子里却浮现出此刻她委屈而难过的样子。

每一个表情都清晰得历历在目,清晰得让他下一刻就会心软。

再不管她,以琛径直走上阳台上,寒冷的夜风使他清醒了许多。她向来都有把他弄得乱七八糟的本事,以前如此,现在更是如此。所以他更要冷静,不然必定溃不成军。

他走回客厅,她还瑟缩地站在门外。“进来。”声音已经恢复冷静,“你要喝点什么?我这里只有啤酒和纯净水。”他记得她最爱喝那些花花绿绿的东西。

默笙摇摇头。

以琛没有强求,在沙发坐下,完全是主人招待客人的架势。“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默笙料不到他那样客气生疏,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我、我今天去医院,医生说你已经出院……”

“如果你是来探望病人,那你可以回去了。”以琛打断她。

默笙说不出话来。

以琛看着她,略略讽刺地说:“如果我刚刚没听错的话,你似乎是想红杏出墙,而我很荣幸地成为你看中的……”他停住没说,可默笙完全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脸色蓦地发白,言语能伤人到什么地步,她总算见识到了,难堪之下只能挤出几个字。“我没有。”

“没有什么?”以琛紧迫的视线盯着她,“难道你没有结婚?那只不过是你用来挡我的借口?”

虽然是疑问的语气,却带着九分的笃定,他的怀疑是有依据的,他知道她一直一个人住,她甚至还去相亲……

如果是这样,以琛心中浮起淡淡的苦涩,挡他的借口啊。但是,那隐隐的喜悦又不住地从心底冒出来。

然而默笙却没有给他期望的答案,局促转开的目光里流露着淡淡的……不安。

不用她说,以琛也完全明白了。什么理智,什么冷静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愤怒和难堪充塞他整个身躯。

何以琛,这个一厢情愿的小丑你还要当到什么时候!

“好,你告诉我你要我做什么?在中国的秘密情人,还是你见不得人的外遇?赵默笙,告诉你,你想都不要想!”他要努力控制自己才能不让自己的手掐上她的脖子。

“不是……我……我和他……”默笙被他的怒火吓住了,断断续续的语不成调,她和应晖的事三言两语根本说不明白,情急之下唯一想到的是。“我离婚了。”她叫了出来,反而镇定了些,无意识地重复一遍。“我离婚了。”

离婚了?以琛的脸色更加阴寒,他怒极反笑。“你凭什么以为我何以琛会要一个离过婚的女人。”

默笙呆住,眼神渐渐暗淡,肩膀微微地塌下去了。早料到是这样不是吗?她又何必来这一趟,让自己死掉的心再死一次吗?仅仅因为那几句诗,因为那张照片就孤注一掷的自己是多么可笑!

可是仍然想让他知道啊,“我和他之间并不是这样的……”默笙徒劳地想解释。

“够了!”以琛忍无可忍地喝断她,“你不必向我描述你和你前夫之间的种种,如果你想获得同情和安慰,那么你是找错人了。”

她嘴唇掀了掀,终究没有说下去。说与不说,其实没什么区别的不是吗?事实已经无法改变。

“我走了。”默笙站起身,没有看他,声音微颤地说:“打扰你了,对不起。”

他没有拦她,仿佛陷入了某种难解的迷思。

她打开门,却听到他在身后说:“等等。”

回头,他从沙发中站起来,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我送你回去。”

默笙怔了怔,摇头。“不用,我自己可以。”

“你的确可以。”以琛嘲讽地说,“然后不小心出了什么意外,我就是嫌疑犯,那时候我们真要牵扯不清了。”

律师的思维都这么缜密吗?默笙万分艰难的吐出几个字,“麻烦你了。”

“这辈子最后一次了。”以琛冷冷地说。

默笙从来没有坐过开这么快的车,开车的人看来一脸的冷静,车速却疯狂得吓人。等车子终于停下,她已经脸色苍白手脚发软了,而以琛却神情平和的像刚刚才散过步。

“给我一个理由。”他看着前方说。

她看着他漠然的侧面,胃里难受得无法思考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告诉我,你爱我。”

默笙怔住,突然哽咽,“以琛,我……”

“行了!”他突然又粗暴地打断她。“不要说了!”

她无所适从地望着他阴晴不定的表情。

半晌,他说:“你走吧。我明天给你答复。”

也许是晕车的缘故,这晚她睡得一直不好。早晨似睡非睡间手机一响,她几乎是立即接起来。

“喂。”

“我在你楼下,你带好身份证下来。”

他说完就挂断,默笙根本没机会问什么,拿好东西匆匆奔下楼。以琛的车停在对面,默笙犹豫了一下拉开车门坐进去。

“身份证带了吗?”

“带了。”默笙有些疑惑,“要身份证干什么?”

“去民政局。”以琛淡淡地说。

“民政局?”默笙有点模模糊糊的概念,又不太明白。

“是的。”以琛漠然的仿佛在说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我们去登记结婚。”

结婚?!默笙惊愕地看着他,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以琛……”

“不想去就下车。”以琛看都不看她,抛下这一句。

她看着他决绝的神色,陡然间明白了。他是在逼她,也在逼自己,不管结果如何,他要一个了结,而且一点反悔的余地都不留。如果她现在下了这个车,那么他们今后就真的再无可能了。

默笙深呼一口气。“我去。”

“你确定?”

默笙点头,一切已定,她反而平静了。“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如果将来注定你是我的丈夫,那么我何不早一点行使我的权利。”

他撇开头,冷硬地说:“而事实证明,这种想法只会造成错误,你还要重蹈覆辙?”

默笙眼神一黯,“开车吧。”

民政局里早有几对新人在等着,对对卿卿我我如胶似漆,唯独她和以琛,像两个独立的雕像般僵立在一旁,惹得别人频频注目。

坐在默笙身旁的圆脸女子好奇地看了他们许久,默笙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礼貌地朝她笑了一笑。她也回笑,借机搭起话来:“你们也是来登记的?”

呵!问得真妙。默笙点头。

她望了以琛一眼,羡慕地说:“你老公很帅哦。”

“喂喂喂。”她旁边的小个子年轻人立刻抗议地拉过她,“你更帅的老公在这里!”

“有吗?”圆脸女子表情间尽是怀疑,突然指着外面的天,“啊!快看快看,为什么有那么多牛在天上飞来飞去?”

她老公立刻默契地接口:“因为你老公我在这里用力的吹。”

默笙忍不住笑起来,他们的幸福多么明显,满满的都要溢出来,如果……她望了望身边的以琛,他侧头望着窗外,面无表情。

“喂,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圆脸女子问她,似乎对他们充满了好奇。

怎么认识的?“很久以前的事了。”默笙不好拒绝她的热情,回忆说,“那时候我刚刚上大学,喜欢摄影,老带着相机到处乱跑,有一次看到他站在树下发呆,不知不觉就按了快门,被他发现……”

“我出去一下。”

以琛突然站起来,打断了她的叙述,也不等她说什么,径直走了出去。

圆脸女子看她的目光已经从羡慕变成了同情。“呃……你老公很酷哦。”

“是啊。”默笙尴尬地附和。

一会儿工作人员出现,还不见以琛回来,默笙出去找他,他站在门外,背对着她抽着烟。

“你现在还可以走。”他听出她的脚步声,头也不回地说。

知道他看不见,可仍然摇了摇头。“进去吧。”

“默笙,这是你自己选择的。”他在她头顶沉沉地说,“从现在开始,就算我们一辈子相互折磨,我都不会放过你。”

初秋的天气,明明还应该不太冷的,默笙却突然感觉到那风里吹来的寒意,从脚底一直凉到心上。

接下来是一连串的程序。默笙不免觉得不可思议,就这些东西,几张纸,几个印章,居然就可以把两个本来毫不相关的人拴在一起一辈子了,不管他们曾经如何。

一个多小时前,她都没有想到她和他居然会成为夫妻,这样急剧的变化几乎让她怀疑现在的一切是否真实……

“签字!”耳边突然响起以琛阴沉的声音,“现在你没有机会反悔了。”

她这才回神,发现自己在签字之前愣太久了,连忙签下自己的名字交给狐疑的工作人员。

“小姐。”工作人员拿过表格,迟疑的再问了一遍,“你真的是自愿的吗?”

以琛的脸色差极了。

“当然。”默笙笑着说,“刚刚我在想,家里的窗帘选什么颜色好。”

从民政局出来,以琛扔了一把钥匙给她。“把你的东西都搬到我那里去。至于窗帘的颜色,你爱换就换好了。”他微微讽刺地说。

默笙没注意他的嘲讽,握着手中的钥匙,有些心神不定,太快了,可这是必然的不是吗?

以琛又从皮夹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所有的支出都从这上面支付,密码是XXXXXX,记住了?”

默笙点头又急忙摇头,“不用给我,我自己有的。”

以琛冷凝着脸说:“我不希望我们结婚第一天就因为这个而闹矛盾。”

默笙知道他固执,无奈地接过,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那你呢?”她怎么感觉他完全把他自己排除在外。

“我?我要去广州出差一周。”他抬腕看表,“一个小时后的飞机。”

她大概是世界上最独立的新婚妻子了。

结婚第三天晚上,默笙在以琛家的客厅,对着一大堆从她那里搬来的东西,发呆。

这些东西放厨房,这些放书房,还有这些摄影器材,她需要一间暗房……她的衣物放哪里?主卧室?

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他?她盯着电话。

一阵悠扬的铃声响起,若不是铃声相差太大,她几乎要反射地接起电话了。

打开门,默笙一愣,这个一身家居打扮的女子她认识,赫然是小红嘴里的“狐狸精”小姐,她看到她也颇为讶异,不着痕迹地打量她一眼,问:“以……何律师在不在?”

“他出差了。呃,你要不要进来坐坐?”默笙客气地说。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她走进来,自我介绍说:“我姓文,曾经是何律师的当事人,就住在楼下。”

她看着默笙,有些疑惑。“我们是不是见过?”

原来她没有认出她来,默笙点点头,提起她们都认识的人。“顾行红。”这是小红的大名。

“对了,你就是那个陪她相亲的人!”文小姐恍然大悟,又若有所思地说:“原来你和何律师认识,怪不得。”

默笙不解地望着她。

文小姐耸耸肩说:“我是说怪不得何大律师会亲自接我下班谈案子,原来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我是托你的福。”

她将手中的袋子扔给默笙。“这是我包的馄饨,有多,就拿来了。真是的,害我白白自做多情一番。”

这位小姐外表娇柔,说话却是爽快又麻利,看她和小红吵架就知道。默笙承认又不是否认又不是,颇为尴尬。

文小姐挥挥手,“就这样,我走了。”默笙送到她门口,她突然问起小红,“她还在不停的相亲?”

默笙在她眼中捕捉到一抹关心,摇头回答:“不了。她快定下来了。”

文小姐目光一闪。“不是搞游戏软件的吧?”

“不,是个外科医生。”

“那就好。”文小姐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她总算想开了。叫她不要恨我,那个男人爱的不是我。”她说到这里又反悔,“不,现在还是不要告诉她了。”

她走了,默笙看这手中的馄饨,略一犹豫,拎起电话,拨以琛的手机。

电话响了三声后被接起。

“喂。”他低沉的声音传来。

“喂。”默笙应了一声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和平常不太一样,急忙平心静气,“是我。”

“有什么事?”

“呃,是这样……刚刚楼下的文小姐送了一袋馄饨来,还有她说谢谢你上次帮她的忙。”默笙一说完就知道自己选了一个最差的开头,懊恼已经不及。

果然那边静默几秒,响起他嘲弄的声音。“你在怀疑什么?放心吧,就算我曾经对她有过什么想法,那也是‘未遂’。”

言下之意,她这个“已遂”的人是没资格质问他的。默笙理智地转开话题,“我想问问你那间储物间可不可以改造成暗房?”

“随便。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有……嗯,我的东西放到哪里?”

那边顿了顿。“何太太,你的丈夫身心健康,暂时没有分居的打算。”他讽刺地说。

这个电话打得真是糟糕透了。默笙握紧话筒,最后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周五晚上。”

“好,我等你。”默笙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说完才意识到这句话有太多涵义在里面,不由屏息。

那边也沉默,然后咯的一声,电话里传出茫音,默笙呆住,他居然就这样把电话挂了!

何以琛收起手机,推门走进包厢,外贸公司的李总一见他进来就起身敬酒:“何律师你跑哪里去了,来,我再敬你一杯,今天的谈判实在太精彩了。”

以琛应酬地笑笑,碰杯,一干到底。

无非一些恭维和场面话,吃了一个多小时,李总说:“何律师,我看我们也吃得差不多了,不如换个地方如何?”

一群男人立刻意会,暧昧地笑起来。

看他们的样子不用说也知道是什么地方,以琛连忙说:“李总你们去吧,我先回饭店了。”

“何律师,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李总故意拉下脸来。

以琛苦笑着说:“实在是家里老婆管得紧,喏,刚刚还打电话来查勤,一会儿要是打到饭店我不在,回家恐怕要不得安宁了。”

一群男人立刻一副心有戚戚焉感同身受的表情,李总说:“既然何律师坚持,我们就不强求了,让小杨送你回去吧。”

司机小杨站起来要送他,以琛婉拒:“不用了,饭店不远,我走回去,路上正好看看夜景。”

好不容易脱身,以琛不想回饭店,脚步一转,往反方向走去。

广州是一个太璀璨的城市,很容易就叫人目眩神迷,迷失方向。以琛漫步在某个广场,穿梭在老人,情侣,孩子中间,享受这闹中取来的安静。

忽的白光一闪,以琛转头,身边有人在拍照。两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大概也是游客,在广场上拍照留念。

莫名其妙地就想起她,第一次见到她,也是这样的白光一闪,然后就看到一个女孩举着相机笑眯眯地看着他。

任何人被偷拍都不会太高兴吧,但他当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皱着眉头瞪她。

她一开始被他瞪得有点心虚,但立刻理直气壮起来,恶人先告状地说:“喂,我好好的拍风景,你为什么突然冒出来?”

他本来还有点生气的,但被她这样一说,真不知道是气好还是笑好,只好不理她,举步离开。没想到她竟然追上来问:“喂,你为什么走了?”

如果这时候还不懂得反击真是枉为法律系的高才生了。“你不是要拍风景吗?我把它还给你。”

她登时脸涨红,半晌讷讷地说:“好吧,我承认我偷拍你。”

懂得认错还算有救,以琛迈开脚步,她却不紧不慢地跟上。走了一段以琛忍不住回头。“你跟着我干什么?”

“你还没有告诉我名字,系别啊。”她无辜地说。

“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我怎么把照片给你呢?”

“不需要。”

“哦。”她点点头,一副没关系的样子。“那我只好洗出来以后到处去问啦。”

他不敢相信。“你站住。”

“干什么?你担心我找不到你吗?”她一副你别着急的样子,“虽然全校有好几万人,可是有志者,事竟成,我一个个的去问,总会问到的。”

那他也不用在学校混了,以琛咬牙切齿:“何以琛,国际法二年级。”说完转身离开,走老远还能听到她的笑声。

过了两天她果然找到他,献宝似的掏出照片,照片上的他在夕阳下沉思:“你看你看,我第一次把光影效果处理得这么好呢!你看到阳光穿过树叶了吗?”

而他却是一抬头,在她的脸上看到了跳跃着的阳光,那样蛮不讲理,连个招呼都不打的穿过重重阴霾照进他心底,他甚至来不及拒绝。

她是他灰暗生命里唯一的一缕阳光,但这缕阳光却不唯一的照耀他。

那离开的七年,另一个男人……

以琛闭上眼睛。

承认吧,何以琛,你嫉妒得发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顾漫作品 (http://gu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