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靠近

有什么事情比花仙子要当淑女更难的吗?

“阿笙,这件好看还是这件好看?要不然这件?”服装店里,花仙子比着衣服,问一大早就被她连环夺命Call拉来当参谋的默笙。

“嗯,这件。”

“那是我今天穿来的。”花仙子的脸黑了一半,“阿笙你是不是没睡醒啊,一大早就失魂落魄心不在焉的。”

“呃……”默笙心虚地笑两声,连忙转移话题,很正经地说:“小红,扮淑女最关键的又不是衣服。”

“那是什么?”

“言谈举止啊。”默笙举例说,“比如说,要是人家问你平时喜欢听什么音乐,你千万不能说是重金属摇滚。”

“我不听摇滚。”花仙子喜滋滋地说:“我最爱的是小齐和阿牛的《浪花一朵朵》。”

这次轮到默笙的脸黑了一半,脑海中冒出三个穿花裤衩带着傻笑的男人抱着吉他满海滩追比基尼女郎的画面,耳边还有花仙子兴奋的配音:“特别是‘美女变成老太婆’这一句,直接地表达了我对未来的期望……”

“……你们在一起时千万不要讨论音乐。”默笙坚决地说,“或者谈谈电影?晚上你们不是要看电影吗?这也很能显示一个淑女的品位和气质的。”

“电影吗?”花仙子两眼放光,“我喜欢《大话西游》,里面的罗家英好帅哦,而且说话好有哲理,特别是那句‘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包含了伦理、爱情、医学和宗教,简直是‘众生平等’的最好诠释……”

“……小红。”默笙困难地说,“我想,晚上你还是不要说话好了。”

好不容易花仙子肯放人,已经是下午两点钟。默笙回家睡了一觉起来就一头扎进暗房,等她再出来,天色已经全暗,看看壁上的钟,竟然七点半了。

肚子饿得不行,打开冰箱却什么吃的都没有,默笙拿起钱包钥匙,准备去趟超市。

走下楼,穿过花圃,默笙的脚步蓦地定住,抬眸。

对面昏黄的路灯下,他站在那里,眼神透过缭绕的烟雾定定地无言地锁住她。

以琛!

他远远地站着,不急着靠近。他今天穿得很随意,简单的衬衫长裤,却硬是能穿出一种与众不同的英气来。她以前常常迷恋地看着他说:“以琛,为什么你穿什么都好看呢?”回答她的是以琛没好气的大白眼。

以前!又是以前!赵默笙,你有点出息!不能再想了!

以琛掐灭烟,走到僵住的她身边。

“能不能陪我走走?”

“……好啊。”

沉默横亘在他们之间,走了长长的一段路,以琛还没有开口的意思。默笙忍不住问:“我们去哪里?”

“到了。”

公车站?他们要坐公车吗?

“有没有硬币?”

“有。”默笙从钱包里挖出几个硬币,摊在手里。

“给我一个。”以琛从她摊开的手里拿走一个硬币,指腹无意地划过她的掌心。

默笙一愣,连忙缩回手,他却似乎一无所觉,侧对着他,眼睛注视着公车来的方向。

“上车吧。”

她来不及问什么,跟在他后面上车,星期六的公车理所当然拥挤得一塌糊涂,她和他之间隔着两三个人,呼吸困难,举步维艰。公车停靠了八九站后,以琛忽然伸过手来,拉她下车,一下车又立即放开,独自走在前面。

默笙打量着周围陌生的景物,林立的高楼,“这里是哪里?”

以琛顿住脚步回头。“你不认识?”

她应该认识吗?A城那么大,不是所有的地方她都到过啊。可是他的神色为什么这么不悦,好像她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般。

看着她显然迷惘的神色,以琛眼神渐渐沉了下来。

“算了!”

他冷冷地吐出两个字,倏地回头,步伐迈得又快又疾。

默笙不明所以,直到眼前出现古色古香的校门。

这里,竟然是C大?

那么这条街,她惊愕地望着刚刚走过的繁华大街,竟然是老北街?

她和以琛走过无数无数遍的老北街?

怎么可能呢!

那热闹透顶的夜市呢?那些吆喝的小贩呢?街道两边各种各样廉价美味的小吃店如今又到哪儿去了?

“你回国后没有来看看?”以琛平复心情,声音平静地问。

“没有,我……”不是不想来,只是……“工作太忙。”她讷讷地说,这样的理由,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

以琛瞥了她一眼,淡淡地说:“你不用说什么,我明白。”

他明白什么呢?她不明白。

他们走进C大,百年老校是不怎么会变的,默笙置身其中,恍恍惚惚就像走在自己的旧梦里。那些大树,那些看来很陈旧的宿舍楼,那些欢笑着走过她身边的学生……一种惆怅的,酸楚的心情涨满她的胸腔,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楚,原来,她真的已经离开了那么多年了。

“哎!”默笙指着路边转弯处的小杂货店,“这个店还在,不知道还是不是那对老夫妻开的。”

“不是。”以琛说,“我还没毕业的时候就换人了。”

“喔。”默笙轻轻应了一声,抬头笑着说,“我去买点东西吃,我快饿死了。”

小店换了个年轻的女店主,一边照看着孩子,一边招呼他们。她买了面包可乐,以琛也拿了一罐啤酒,他付的钱。默笙想起以前他们常常为谁付钱而起争执,那时候她年纪太轻,还不懂得一个男人的骄傲和尊严,以琛和她在一起应该很累吧!

“你什么时候开始喝酒的?”本来是随便问的,说完却想起昨晚那个带着酒气的激烈的吻,默笙不自在地别过头。

“就这几年。”他沉默半晌,淡淡地说。

是啊,就这几年。

“嗯,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吧。”

八点多的操场还有很多夜锻炼的人,多是年轻的学生,也有一些年纪大的教授在周围散步。

他们坐在操场边上,默笙笑着说:“这个操场上有我最痛苦的回忆。”

以琛难得地微微笑起来。“八百米。”

“是啊。”默笙很不好意思地承认,“我八百米最好的成绩是四分十秒,我还记得当时你很不敢相信地说……”

她突然顿住,以琛深邃的眸子盯着她,“我说什么?”

说,赵默笙,你跑这么慢,我当初是怎么让你追上的?

“……咦,那个是不是你们系的周教授?”默笙指着不远处散步的老头。

以琛掉转视线看去,点点头站起,“我去一下。”

默笙看着他走过去,周教授看到他,一副很高兴的样子,说了几句话,赞许地拍拍他的肩膀。

这个老教授的头发是越来越少啦!

说起来,她会认识这个法学院的名教授,完全是因为以琛的关系。

那时候以琛忙于学业家教系务,她这个女朋友也不太能找到他,为了有多点时间和他在一起,她没课的时候就跑去他系里上课,这个周教授的刑法学她从头到尾整整听了一个学期。不过到现在她还是连刑法学上最基本的“无罪推定”都弄不清楚。不像以琛,被她硬拉去听了几节高等数学,期末的时候居然能帮她复习抓题。

不知道以琛说了什么,周教授居然向她这边看过来,笑眯眯地朝她点了点头,才走开。

等以琛回来,默笙好奇地问:“你和他说什么?”

“我说我和一个朋友回来看看。”以琛奇异地看了她一眼,“周教授还记得你。”

“是吗?”默笙讷讷地说:“他大概对我印象深刻。”

她在这个教授的课上闹过笑话。

周教授上课是从来不看点名册的,叫人回答问题也是随手乱指,有一次默笙就不幸命中,她还记得当时他的问题是“你觉得甲乙丙丁四个人应该怎么判?”

她一头雾水。什么甲乙丙丁?还戊己庚辛呢!

手在桌子底下扯以琛的衣服,不料他居然硬邦邦地回了她一句。“我没听。”

哦!对了,他们不久前才吵架,以琛正生她的气。可是见死不救,也太小气了吧。

结果她一急,居然说:“把他们都关进牢里。”

整个教室静默一秒后,哄堂大笑,底下有男生大声喊:“教授,她不是我们系的。”

“哦?”周教授感动地说:“同学,你对我教的刑法很有兴趣吗?”

学生又是一阵大笑,起哄叫道:“教授,人家是跟男朋友来上课的!”

老头儿思想开通得很,居然兴致勃勃地追问:“这是谁的女朋友?”口气活像失物招领。

以琛认命地站起来,丢脸死了。“我的。”

何以琛周教授自然是认识的,生性诙谐的老头儿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何同学,光自己念好书是不够的,家庭教育也很重要。堂堂法学院大才子的女朋友居然是法盲,我们走出去也很没面子啊。”

默笙现在还记得当时教室里爆发的笑声。

以琛轻笑了起来:“的确是印象深刻。”

默笙呆呆地望着他,他在笑吗?终于不再冷着脸,把她当做一个陌生人?

“唔……”她蓦地转过脸,掩藏住心中的情绪,不再看他,不太自然地说:“谁叫你见死不救!”

她还在记恨这件事?以琛心中五味杂陈,又有些好笑。他真的没听啊,她以为他冷静理智到这种地步,可以一边跟她冷战,一边专心听课?

如果他够冷静够理智,那他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不会和她在一起。

以琛郁郁地吐出一口气,“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还是坐公车,回到楼下,默笙停住脚步说:“我到了。”

“嗯。”他也停住。

“那,再见。”

“再见。”

默笙走了两步回头,他还站在路灯下。“你?”

他眼睛越过她盯着远处,欲言又止,半晌才说:“昨天,我很抱歉。”

“……没事。”默笙颇不自在地说,“昨天你喝醉了。”

“是吗?”以琛顿了顿说,声音里微微带着讽刺。蓦地,他低下头,冰冷的唇碰上她的,一触就走,深沉难解的目光纠缠住她,低低地说:“默笙,我很清醒。”

一直。

很清醒地看着自己,沉沦。

“你今天心不在焉。”讨论一个棘手的案子的时候,向恒突冒出一句。

以琛镇定地抬眼望他:“我认为我的提议还不错。”

“是不错。”岂止不错,简直是好极了,“可是你还是心不在焉。”

“好吧。”以琛扔掉手中的笔,“你想问什么?”

向恒笑起来,难得见他这么沉不住气,“我们的赵小学妹回来了?”

以琛扬眉。“你怎么知道?”他反常得这么明显吗?

“那天我在楼下看到。”向恒解开他的疑惑,“她似乎……变了不少。”

是不少。以琛不说话了。

这时老袁推门进来嚷嚷:“喂,今天联合的人请吃饭,你们一定要和我一起去。”

联合律师事务所和袁向何同为A城四大律师事务所之一,虽然难免在法庭上针锋相对,但私底下交情却还都不错。这次老袁帮了他们一点小忙,于是就在得月楼设宴请客。

说起来联合的那帮人也不安好心,谁不知道联合的霹雳玫瑰对袁向何的何以琛很有意思,把他们凑在一起,分明是要看好戏。许霹雳擅长攻击,而何以琛的防守向来滴水不漏,可以想见,今天的晚餐必定热闹有趣得紧。老袁已经开始期待了。

得月楼位于城市最繁华的地段,夜幕低垂,华灯初上,酒过三巡。老袁和联合的几个律师都是很会耍嘴皮子的人,笑笑闹闹吵得不得了。向恒坐在窗边,耳朵里听着他们瞎侃,眼睛却不自觉地瞥向窗外。

都市的夜晚灯火霓虹,宽阔的马路上熙来攘往的人□织移动。

等等,那是……

“老向,你不说话在看什么?”李律师凑过头来,顺着他的眼光看下去。对面的大街上,有一个女子手拿着相机在拍什么,不长不短的头发,套一件宽松的淡蓝色衬衫,牛仔裤,身上还挂了两三个长短不一的相机。

“这是你喜欢的类型?”李律师感兴趣地说,看不清相貌,不过感觉很像个学生。

这可不是他的类型。向恒转过头,见许大美女正锲而不舍地对以琛穷追猛打,以琛有礼地客气地应对。如果再加上她……那可好玩了!

“以琛。”向恒引起他的注意,然后指指窗外。

这下不止何以琛,所有人都看向窗外,不过,看什么?大家都很茫然。

以琛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正在取角度的赵默笙,放下手中的酒杯。“我出去一下。”

除了向恒气定神闲,其余人都差点趴在玻璃窗上了。看着何以琛高大的身影快速地穿过马路,停在一个陌生的女子几步远的地方,却只是静静地看着,没有惊扰她。那女子似乎一无所觉,等拍完照片回头——啊!好可惜!她背对着他们,看不清表情,然后两人说了几句,

然后……

一帮人下巴差点掉下来了——何以琛!他,他,他……

他居然强硬地抓住了人家的手?

何以琛哎!向来对女人很冷淡的何以琛居然会有这么激烈的动作,怎么可能!

大家都很有默契很同情地看向在场的唯一女性,许大美女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也对喔!本来以为何以琛对女性疏远是天性冷漠,搞了半天原来人家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这么炽烈的。

这实在太打击女性自尊了!

虽然平时被许霹雳的伶牙利齿气得不行,但好歹是一个事务所的,总有同事之谊。胖胖的张律师开口打探敌情。“老向,她是谁?”

向恒的表情有点莫测高深,“你怎么问我?应该问以琛才对。”

张律师敬谢不敏,“我可不敢指望能从何以琛嘴里套出什么。”

向恒笑笑说:“他的外套还在这,总要回来拿。”

一会儿以琛果然回来,很抱歉地说:“老李,我有事先走了。”老李算是今天请客的东家。

老李还没说什么,向恒倒先开口:“你这样就走未免太不给面子,不如叫赵默笙过来一起,我也好几年没见她了。”转头问老李:“介不介意多个人?”

老李连忙点头:“可带家属,可带家属。”

以琛沉吟。

许霹雳阴恻恻地开口:“何大律师交个女朋友都偷偷摸摸的,见不得人吗?”

默笙还在马路那边的人行道上傻傻地发愣,想着她和以琛这样到底算是什么关系呢,朋友不像朋友,情人不像情人……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手机又响了,接起来是以琛。

“我走不掉……”

哦,那好啊,默笙松了口气。

“……你过来吧!”

电话挂了。默笙连跟他商量的机会都没有,看看对面的得月楼,收拾东西,穿过马路。

以琛在门口等她,默笙犹豫地说:“我进去不太好吧。”

以琛轻描淡写:“几个同行,没事。”

可是,她是以什么身份出现呢?

这句话她还是咽了回去。这些日子,以琛偶尔会找她,但都是刻意地保持距离,只是这样的接触已经让她不安。

不应该这样的,她应该离他远一点……

待他们一走近,一帮人老实不客气地打量起默笙来,长得还挺不错,穿着很随性,头发短了一点,少了些韵味。比起围在以琛身边的女人,一般。

率先打招呼的是向恒。

“赵默笙,这么快就回国了?”他笑得温和,话里却微微带着刺,“我还以为你要让以琛苦守寒窑十八年呢。”

真是笑里藏刀,绵里藏针。默笙还能怎么说,千篇一律的一句,“向师兄,好久不见。”

“师兄不敢当,不过真是好久了。”向恒似笑非笑的。

以琛简略地介绍,默笙刚刚坐下,那个美丽的女律师已经很不客气地朝她开炮。

“赵小姐,我听说何以琛是出了名的难搞定,你用什么手段把他弄上手的?”

不是听说,是心得吧。餐桌上一片静默。

向恒听得差点喷茶,这个许霹雳!

其实她也没什么恶意,只是直截了当惯了,又跟一群大男人混多了,说话就这个样子。她都能在法庭上大骂法官没水平没常识了,还能指望她会有多婉转。今天这样问话已经算客气的了,只是赵默笙没见过这种阵仗,怕是应付不来。

他刚想出言相助,却看见何以琛一脸漠然旁观的样子,便住了嘴。别人的女友,别人都不心疼,他干吗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默笙先呆了一呆,才反应过来,见大家都不说话,心中不由抱歉,以为是自己的到来弄拧了气氛,她哪里知道这些人纯粹是想看好戏,兴奋得屏息以待。

于是半开玩笑似地说:

“其实以琛是很好追的。”她总结自己以前的经验,“关键是要厚着脸皮死缠烂打,一哭二闹三上吊,保证他举手投降。”

大家都不敢相信地看着以琛,原来何大律师竟喜欢这种调调?

许霹雳不赞同地瞪视她:“你不觉得这样做很没有女性尊严吗?”

“呃……当时没想到。”默笙笑笑。

“这样死皮赖脸追来的男人,他会对你有多少感情呢?没有灵魂的了解,他总有一天会对你厌烦,然后把你抛弃的。”许霹雳咄咄逼人。

“啊!”一直没说话的老袁突然叫起来,打断了许霹雳的攻势。他兴奋地盯着默笙,“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把以琛甩了去美国的女人,是不是?”

啊?!除了向恒以琛,其余人都不可置信地望着赵默笙。她,甩掉何以琛?

默笙也呆住,她甩以琛?这从何说起?而且,为什么这个魁梧大汉的眼神看起来好像很……崇拜?

“不,我没有……”

还想抵赖?老袁采取迂回战术。“你是不是去过美国?”

“……是。”

“你以前是不是他女朋友?”

“……对。”

“那就是了。”老袁的熊掌代替惊堂木一拍,罪名成立!

默笙目瞪口呆,现在的律师都是这么草菅人命的吗?

她刚想解释,就被以琛一把拉起。“不好意思,我们先走一步。”

没人拦他们,怔怔地目送他们远去。

一出得月楼的大门,外面的冷风吹来,她乱极的思绪终于有点清楚,看着走在前面的人,忍不住问:“以琛,你为什么不说?”

“说什么?”

“他们似乎以为……我甩了你,可是明明不是这样的,你为什么不解释?”心高气傲的何以琛怎么可以忍受这样的误解!

“怎么解释?”以琛的身形定住了,挺拔宽阔的背影在这一刻看来那么寂寞,涩涩的声音在夜风中分外清晰,“连我自己也这么认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顾漫作品 (http://gu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